第4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宁宁,怎么看见爸爸都不知道打声招呼呢?」

我躲了一下,手落空了,就见他尴尬地笑了两声,又向孙总伸出右手。

「是宁远地产的孙总吧,我是匪石集团的董事长晏石。小女不懂事,有眼不识泰山叨扰了孙总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」

我这父亲,虚伪且大男子主义,总先入为主的觉得我在外面就是丢他的人。

孙总一脸狐疑地看着我,象征性地问说:「有什么事吗?」

「贵公司现在势头正猛,问在座的每一位,怕都想和孙总合作,鄙人当然也不例外。」

我懒得听他在这寒暄拉拢,拍了拍孙总,意思我去一边了,到我的时候叫我就行。

宴会进展到了最后,主持人:「下面让我们有请宁远地产的晏董上台讲话。」

于是我上去云了一番道貌岸然的话,下面的人可谓是神采各异。

司延年和程卿卿并肩站着,程卿卿一脸不高兴,司延年扶着她的肚子,两人耳鬓厮磨。

我所谓的父亲站在第一排,努力地想要和孙总说上话,看见我上台后,差点冲出来,接着又有点洋洋得意,和周围的人交头接耳。

我话峰一转,「当然我也要在此送某些人一句话——别来沾边。」

准备下台的时候,程卿卿就冲了上来,站在我的对立面。

一脸看好戏的模样:「我想请问贵公司,是为何要让一个胸无点墨,连大学都没上完就被退学的人当董事长的。」

9

冷眼看着她的表演,像一个跳梁小丑。

等她表演完了,我神安气定地问:「说完了?」

兴许是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冷静,气得有些跳脚。

「你要不要脸啊晏宁乐,离了婚的女人还在这里耀武扬威,还被学校退学,我要是你,我都不好意思站在这大言不惭。」

话音刚落,大厅门口就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:「小小年纪言语间竟这般恶毒。」

一个精神矍铄穿着中山装的老人拄着一根拐杖走了进来,胡子花白,满脸学问。旁边一个男人扶着他,看气质就知道是傅珏。

除了他,谁还走路还这么一副拽得欠揍的样子。

一见我,就开始挤眉弄眼,真不老实。

「傅老,是傅老。」

平时素爱收集字画的一个老板小声地对周围人说,然后就赶紧走了上去,想向傅老问好。

傅老见了我,笑眯眯的,开口第一句就是:「小晏啊,婚离了吧。」

当初他使坏心眼子的时候,也是这么笑的,真吓人。

不过最后还是被我气得吹胡子瞪眼无可奈何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