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我一向做事想得开,只是之前身在淤泥之中,越陷越深罢了。

如今想来钱才是一切的立身之本,靠男人,不如靠自己。

我自己也能给自己一个家。

一想到马上能摆脱这种令人烦闷束缚的生活了,心里就难免有几分高兴。

打量了一番,衣服虽然整齐,但还是不难看出皱巴巴的。

茉莉花的味道充斥我的鼻尖,是那个女人的。

我问他:「离婚协议拟好了吗?」

司延年别开头,把离婚协议甩在了桌子上。

7

摆烂了三天,司延年居然每天都给我之前发的朋友圈点赞。

纯纯有病。

由于吃喝除了拉撒都在床上,我深感再这样下去可能就废了。

刚好之前用爷爷留的遗产投资的一个公司有起色了,说是成功中标了,举办了一场宴会,邀请我去参加。

说实在的我当初单纯觉得这公司名字不错:宁远。

也想的是给自己留条后路,万一离婚的时候司延年抠门,啥也不给我,那我起码还有家小公司。

做好了造型,到了宴会场地。

前几个月还在我面前哭的惨兮兮的董事长如今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,游刃有余地行走在众老板之间。

正当我打算走过去的时候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我眼前——司延年。

他拽着我的手腕就把我往门口拉。

一脸深情地看着我说:「宁乐,我们复婚吧。」

我承认我那一瞬间慌了,但我敢保证,我绝对不是因为想复婚慌,而是我觉得他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。

我白了他一眼,一把把他推开,「别烦。」

然后扭头就走,刚进去就看见程卿卿一脸哀怨地站在门口,也不知道她听见了多少。

见了我,她一副快哭了的表情,话里全是埋怨我。

「晏晏姐,你们都离婚了,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和阿年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姐姐,阿年已经陪了你一年,你还有公司和朋友,如今我只剩阿年,你是要把他从我身边抢走吗。」

我趣,这女的怎么这么能装,说话一套一套的。

说话间,许多女眷就围了过来,不少在我是司延年太太的时候还聊过几句。

皆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。

「听说司延年和她离婚了。」

「是吗,怪不得现在看起来这么寒酸,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。」

「真不知道怎么还有脸来这么高端的宴会。」

名流圈就是这样的,你高的时候她们捧着你,你低的时候她们都恨不得踩你两脚。

「呀,这是怎么啦?」

说话的这位夫人,一向喜欢吃瓜,俗称圈子里的‘大喇叭’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