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到了民政局门口,就看见司延年和程卿卿站在一起。

云鬟雾鬓、楚腰纤细,一袭白裙衬得她清丽可人、温柔大方,我见犹怜啊。

真是开了眼了,第一次见离婚还带着小三的。

办好了证件。

临走前,司延年叫住了我:「希望你以后能找个爱你的人。」

我头也不回,一脚油门轰了他俩一脸尾气。

真爽啊,我真的自由了。

回家出了电梯,就看见门口蹲着一个男人,睡得正香,一身酒气。

傅珏??

他怎么在我家门口?

我拍了拍他的脸,细皮嫩肉的,触感真不错。

眼前的人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,「小燕子?」

我站起身来,一脸狐疑,「说吧,你怎么在我家门口。」

就见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「原来我家对面那个昨天踢里哐啷了一整天新搬来的邻居就是你啊,缘分啊小燕子,诶我记得我进门了啊。」

真是醉的不轻,什么孽缘。

高中的时候同桌,重逢了居然是邻居?

我扶起他,拿着右手大拇指往指纹上怼,门开了。

说实在的,这还是我第一次进除了司延年以外的男人的家。

装修简约大气,审美不错。

刚一进门,这家伙就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。

秉承着邻里相亲相爱团结的原则,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人拖到卧室去。

真沉啊这家伙。

5

回到我家,空荡荡的,连个人烟都没有,一切冷冰冰的。

坐在沙发上歇了一会,不免感叹缘分居然这么奇妙。

傅珏和司延年,完全是两个类型的人。

一个拽得很,bking人设,但实际上蠢的要命;另一个成熟稳重,精于算计,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其实我和司延年从小就认识,是邻居,在娘胎里的时候,两位爷爷就给我们订了娃娃亲。

只是后来我们家没落了,再后来我母亲发现了父亲出轨,含泪跳楼,父亲迎了小三进门,还带着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孩子。

再往后,我被逐出了家门,像个流浪狗一样,爷爷也被气得和我一起去了乡下。

他八百年不问候我一次,唯一一次纡尊降贵地来找我就是拿着爷爷的手术费要挟我,逼着我嫁给了司延年,要让司延年给他的公司投资。

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欢欣鼓舞的,不论父亲是出于什么目的,可我是喜欢他的,小时候就喜欢他。

可惜司延年他不喜欢我。

我当时天真地觉得只要我努力就一定可以经营好这段婚姻,就一定可以让他喜欢上我。

所以从结婚开始,我就努力地扮演着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,把他的家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即使他并不在意,一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但我是发自内心地对他好,我把我的整颗心都挂在他的身上,我用一切都是为了爷爷的性命来搪塞自己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