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那妇人无奈,戳着小姑娘眉心。

「这么多年的礼义廉耻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,什么都敢说。」

那陆小姑娘不敢再哭,吸了吸鼻子,边抹眼泪,边端正的坐在一旁瞅着我。

9

那小姑娘可爱,委屈憋泪的模样更让人心疼极了,世家对子女严苛,我在心里微微摇头。

那妇人凌厉打量了我两眼,看着陆祁时,「子祁,你这几年一直不愿娶妻纳妾,说要先立业后成家,如今这是什么意思?」

我安静的坐在一旁吃糕点,听见这才停手,陆祁时比我还大居然还没娶妻,之前说我断袖,我看他才是。

陆祁时没回话,看了看我,我忙藏下手里的糕点,正襟危坐,

「母亲容儿子想一想……」

我出来的时候,陆祁时还在里面,小姑娘倒是追了出来,我弯腰将人小姑娘抱起。

小姑娘还红着眼瞧着我,委屈巴巴的,我看的心疼,喂她了一块糕点。

脚下的鞋子倒是找到了着力点,我抱着小姑娘走了一程。

快到院前,小姑娘才抬头问我,「姐姐,你是要给大哥做妾室的吗?」

我摸摸她的头,「你母亲告诉你的?」

她不答话,我却笑了,苏宁舟已经死了,我成了陆祁时偷养的女子。

叹了口气,我捏了捏小姑娘的脸,「姐姐不可能做妾的。」

这句话说的有力,身后人顿住了脚步,我将小姑娘交给一旁的大丫鬟。

陆祁时距离我几步的距离停下了脚步,看着我,不见喜怒哀乐,就只是看着我。

我苦笑,「陆丞相,我曾经也是武状元,与其让我做妾,不如当日牢房就杀了我。」

说完,我就转身进了院子,他驻足站在院外。
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,许是圣上觉得于心不安,或许是他胆大包天。

但我不该活的,我从考取状元那一天,我就在为我的生命数着天数过,一个女子,与其后来被人揭穿,还不如以将军的身份来受死。

至少可能有人记得苏小将军,而不是只是嘲笑那个16岁夺得状元的少年居然是个女子。

10

陆祁时到底是放了我,在城中逛了逛,问起那死掉的苏小将军。

才知道,城外的乱葬岗有个我的坟头,我大为惊奇,准备去看一下。

那坟头不像我想的那么杂乱,甚至收拾的还挺干净,坟前还有一些果子做祭品。

我拿了个果子,远远的有人过来,我忙躲起来,那老人跪在坟前,摸索着烧着纸钱。

那人让我有些眼熟,他抬头,一双瞎了许久的眼睛正对上我这边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