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到春天了,我抱着自己有些难过,我今年才十七岁啊!

抽抽鼻子,又没哭出来,觉得我这十七年也还不错,当过状元,当过将军,入过朝廷,哪个女子能混成我这般,也不愧叔父的养育之恩了,也还行吧!

牢狱的日子有些难熬,大约是认识的人太少,偶尔会梦见陆丞相,想起他那日在出城七里亭子里看着我黑着脸的模样。

或许他也算得上是来送我的吧!没了我这个杠精,陆丞相脸没那么黑了吧!

夏季的时候,陆祁时来牢狱了一趟,大约是来审问犯人,在我牢房前驻足,许是来嘲笑我的。

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冷着脸,似乎又高了些,五官也更好看了些。

大约是看我太过可怜,还是没说话嘲讽,又离开了。

我看着那小窗户外的一片蓝天,我的牢房还很宽敞,我偶尔也会抽几根麦草,试图耍剑。

「小兄弟耍的不错啊!」对面牢房的一个青年赞叹道。

我有些脸红,从小到大还没人夸过我。

「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叫沈青。」那青年似乎挺健谈继续说道。

「我叫苏宁舟。」我坐在牢门前看过去。

他愣了一下,脱口而出,「苏小将军?」

「嗯……」我略微尴尬的点了点头。

他乐了,更健谈了,这些天,我在牢房实在无聊。

难得有人给我聊天,我有些开心。

慢慢我才知道,他是去年科举笔试第三名,礼部新任侍郎的外甥,也是一名世家子弟,说他之前也听过一些我的名字。

「原来只知道将军年龄不大,没想到是比我还小两岁。」他感叹道。

我摇摇头,「我已经不是将军了,沈兄弟叫我名字就行。」

他似乎想起来什么,看着我欲言又止,我笑笑。

他低叹一声,我们相视无言。

沈青是被冤枉调戏妇女,进牢狱没两天,就被人捞了出去,对面的牢房没了人,又没人陪我说话。

偶尔沈青会托人给我送些小玩意或者书,到也还好,但这次似乎多一点,是个布包。

打开布包,是一些话本子,大多是一些叙述书生遇妖的故事,闲着无聊,看的也挺开心。

看完一本我拿起另一本,嗯?「我与陆丞相的二三事」

我饶有兴趣的打开,打开我忽然觉得不对,这书……写的是陆祁时。

我好笑的看到一半,房间气温似有上升,我愣住了,握着书的手有些颤抖,想我此时脸红的,不比那煮熟的虾米差。

直到我颤抖的翻开最后一页,我……略有颤抖的放下书,好书,还附带了陆祁时的春宫图。

鼻间似有热流,我略微抬手,鼻血染红了指尖,这个夏天有点热啊!好像有些上火。

7

沈青三两天送来话本,也许他自己都没看,只是一股脑买来给我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