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我就也开始考,第一次考,恰逢战乱刚止,四方争斗乏力,朝中推了新帝登基,我也没想到,阴差阳错的,我考上了。

只是新帝萧君城当时登基太仓促,边关太远刚开始无法顾及,时常有戎狄军队来我国境内烧杀抢夺。

这几个月朝中才平定一些,少年皇帝就开始忧心边关。

在朝堂上扫视了一圈,最后目光落在我身上,给我下了死命令。

我无所谓,我没有家世,皇上说什么算什么,受了命,就开始准备年关前的出征。

我没有朋友家人,也没人送别,我走的很利落。

只是带着军队出城七里时,看见了陆祁时。

我蹙眉,他不会觉得没弄死我可惜吧!准备走之前把我弄死?

我大惊,没敢停马,带着军队就绕过他继续向前,远远看过去,那人面色又黑了几分。

果然,我猜的没错,还好我聪明,他肯定是在此设下了陷阱,准备趁我刚出城,好弄死我。

远远的我冲他摆摆手,「陆丞相莫要因为记恨我不开心,少年人多笑笑才好看。」

大约是让丞相多笑笑这件事有些滑稽,身后部队有人笑出声。

被我冷看过去,他又立马憋了回去,我骑马向前走去,心中又想起那日在陆府陆祁时的笑,但却没再看身后那人。

4

从京城到边关我就走了一月有余,到了才发现,边关官员是低报了多少敌情。

城外残垣断壁,几乎见不到完整的房子,饿久了的母亲抱着发臭的孩子坐在路边一点点没了气息。

城内人们早就乱做了一团,大批大批乞丐跪在路边恳求着。

我带着亲兵进入县衙时,那县衙早已空无一人,原本县令大约是知道自己活不成了,早带着家眷亲信跑路了。

我进去的时候,只有一个年迈的师爷跪在大堂,连年饥荒,那师爷的眼睛已经挣不开,只有一点微弱的气息支撑着,察觉到有人,抬起头。

「草民恭迎将军。」他声音沧哑,是准备好独自来赴死,来替朝廷认下这一方的罪。

我沉默了,我身后的兵也跟着红了眼。

我上前将人扶起,那逃跑的县令已经无法治罪,整个县衙什么粮食都没剩下。

我和监军商议过后,第二日上书,叙述了这边的情况,害怕那书信传不到。

我犹豫着,又给陆祁时修书一封,陆祁时不喜欢我,但他确实是朝廷里难得的忠臣。

有能力的都已经跑了,城中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走不动的。

兖州知府在我送出书信的第三天来的,军粮不能动,我联系他让他带了些粮食。

他跪在我面前,面露难色。

「将军,连年干旱,又遭遇边关多个城池遭遇戎狄洗劫,百姓流失深重,就算是兖州粮仓也是没多少存粮。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