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“不可以吗?不应该吗?他都为你……”

“不应该!”

没想到我还说话,何谓梅先打断祁士宏。“不可以。”

祁士宏难以置信,“谓梅,都到这时候了,你还不告诉她实话吗?”

“不可以……”

“她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女儿,你把她强行留在身边,是不会幸福的。”

“不可以……”何谓梅说来说去只有这三个字。

我跳过她,直接询问祁士宏,“我想听实话,实话是什么?”

祁士宏不顾何谓梅的喃喃自语,向我讲述真相。

“出生证明是真的,但你是抱来的。我们的确有个女儿,是祁愿的妹妹,可惜一个星期不到就死了。我们深受打击,尤其是你妈…”

祁士宏意识到我身份的变换,连忙改口,

“是祁愿的妈。祁愿妹妹死掉的第二天,谓梅就从医院抱回你。你那时差不多一周岁,比祁愿大,所以你成了祁愿的姐姐。只是没想到后来计划生育,我们又不得已把你送了出去。”

祁士宏看看身边的何谓梅,贴心地握住她开始颤抖的手。

“如果不是谓梅对你念念不忘,我们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。说实话,我真的从来没养过你,谓梅一开始要你回家,我是不同意的。但架不住谓梅坚持。

这些年,我从对你没感情到真的把你当女儿对待,我也是付出真心的。现在祁愿有难,你就看在这么多年,我们家养育你的份上,看在我们父女一场,帮我这个忙不可以吗?”

见我无动于衷,祁士宏起身,走到我面前,用力握住我的肩膀,

“小寻,算我求你。去看看祁愿,他真的很想你,想见你,你去看看他,好不好?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奶奶就他一个孙子,他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这个家就算毁了。我知道你不喜欢他,但哪怕演戏呢?你哄哄他,求你了!你两是可以……”

“不可以!”

又是何谓梅。她用尽力气大叫一声,脑门上的青经似乎都要冲破干涸的皮肤蹦出来。

祁士宏埋怨她,何谓梅完全不听,径直走我跟前,用力的抱住我。

我想推开她,却发现她用了蛮力,简直恨不得挫骨扬灰把我揉碎了。

“你是我女儿,你是我女儿,你是我女儿啊……”

她沙哑的喉咙重复不停地喊着这句话,仿佛只要一直说下去,我就可以真的成为她的女儿。

然后,我听到她最后一句:

“你只是我的女儿啊。”

15

关于我的身世,有一个最正确的版本。

我是何谓梅怀胎八个月,生出来的早产儿。

我生出不久,何谓梅嫁给祁士宏。一年后,生下双胞胎。

但女胎因营养不足,不到一个星期就死了。

何谓梅备受打击,但马上她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她从老家把我偷出来,回到祁士宏家,声称要收养我。

祁士宏知道她丧子之痛,于是答应了她。

没多久遇上计划生育,在家里所有人的要求下,她把我送出去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