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何谓梅找到医生调出当年的出生证明,那上面有我和祁愿准确的出生时间。

1998年11月14号凌晨5点49分,一名4斤8两的男胎;

1998年11月14号上午9点12分,一名3斤2两的女胎。

原来我和祁愿不仅是双胞胎,我还是妹妹。

可是我,却做了十几年的姐姐。

10

“为什么?”

我问何谓梅。

“为什么,我明明是妹妹,却偏偏让我当姐姐?”

何谓梅可能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拿出这张出生证明,会摧毁她多年的谎言。

以前,不管他们对我有多差,我心里安慰自己:因为不是亲生的,没事儿。

我只恨何谓梅,因为她弄死我妈。

现在,当我并没有清楚的认识到何谓梅是我的母亲,认识到我与这个家血脉相连。

我却首先认识到,有关重男亲女的所有偏见。

忽然一下就想通了。

“因为我是女孩,所以把妹妹改为姐姐,以后爱护弟弟的是我。

所以当初计划生育,送人的是我。

所以被宠爱继承家产的是弟弟,要懂事照耀门楣的是我。

所以奶奶不疼我,所以爸爸不爱我,所以你强迫我。

这倒是比不是亲生的更有说服力,因为我是个女孩。”

我自嘲的笑了笑,又看看何谓梅,问她:“你觉得我这解释对吗?”

何谓梅抬起她那对苍老得耷拉下来的眼皮,坚决说:“你两不能在一起。”

那一瞬间,我突然好希望自己有这个勇气和祁愿在一起。

好想看看那个时候何谓梅又是怎样的歇斯底里。

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,说奶奶已经脱离危险了。

一群人围上去,只有我往反方向走。

祁愿喊住我,“喂,你去哪?”

我说:“你要跟来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“不就是妹妹吗!以后我叫你妹妹,什么都让着你成不成……”

他还在身后喊,可他什么都不懂。

我离他的声音越来越远,直到听不见。

我找到一个隐蔽的楼梯口,失声痛哭。

我不过就想没有打扰的哭一场,可老天就是不让我如愿。

身后隐隐有动静,我也不看来人,抓起手机就扔了过去。

“我说过不要跟来!”

我以为是祁愿,原来是祁书君。

祁书君是祁士宏的侄子,想必是因为奶奶的事才来了医院。

按血缘来说,他应该是我的表哥。

我被何谓梅诬陷“早恋”,就是因为那天放学和他一起回家。

此时,他站在我身后,我扔去的手机结结实实的打中他,他一声未吭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