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我从小就没有父亲,祁士宏是我唯一的父亲,他也是这个家里唯一真诚待我的人。

我觉得他就是我的父亲。所以我听他的话。

我拿下头上的麻布帽子,“爸爸你说的对,死人的事哪有活人的事重要。我现在就换衣服,准备出发。”

何谓梅震惊地看向我,她一定在想我是故意。

对,我就是故意惹她生气。

4

车子停在酒店前,祁士宏下车后,何谓梅警告我:

“别哭丧着脸,今天是你弟大喜。让别人看见,还以为今天我家死了人呢。”

说完,她推门下车,看见来人,立马笑得和花一样,“哎哟,亲家母……”

何谓梅的演技一向优秀,她没承认自己是我妈之前,演得比我亲妈还慈祥。

我刚下车,祁愿就冲出来。

“怎么回事!拖拖拉拉,吃个饭都这么麻烦,我等你们……”

祁愿看见我,顿了一下,马上改语气,“你的脸怎么回事?”

何谓梅下手不轻,我脸上的巴掌印即使用深颜色BB霜都遮不住,何况我根本就没想遮。

此时,何谓梅想巴结的亲家母,也看到我脸上的巴掌,惊讶地张了张嘴巴。

我笑着上去解释:“出门摔了一跤,阿姨别介意。我叫祁寻,祁愿的姐姐。”

开宴前,祁愿坐到我身边,用手指拨开我侧脸的碎发。

我偏过头,不让他碰我。

祁愿笑了,“又被老巫婆打了。你每天还真是闲得找打。”

我怼他,“留点口德,今天是你大喜。”

何谓梅过来,“祁愿你坐那边去,坐这里像什么话?”

祁愿非但没起来,长手长脚地占着位置耍赖,“我就要坐这里,我就要挨着我姐坐。”

何谓梅不好发脾气,凌厉的目光瞪向我。

我识趣的起身离开,被祁愿抓住手腕。

“我让你坐这就坐这,你去哪?”

祁愿在家当小皇帝当惯了,我如果想不惹麻烦,多半都会顺着他,只是今天……

我撂开他的手,骂道:“祁愿,你有病吧!”

我转身就走,听到身后何谓梅的疑问:

“今天是闹哪出?你平时对你姐可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后面的没听清,反正不是好话。

不过今天祁愿对我的确有点反常。

我刚坐到他对面,他就向我示意一杯红酒,得意的笑。

连坐在他身旁的准新娘都有点好奇,不安的眼神一直在我两之间巡逻。

无奈,我向准新娘报以歉意的笑容。

面对祁愿,我又变回冷漠,静静的看他表演。

5

酒宴开席。

两家人轮流说着场面话,何谓梅让祁愿说几句,祁愿不肯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