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高考前夕,我在升旗台上被女校长打了一巴掌,

打到左耳失聪。

我妈闹上学校,想为我讨回公道。

女校长却说,“我才是你妈,只有我能这么打你。”

1

17岁那年,我站在升旗台上,当着8000多名学生,念忏悔书。

只因在放学路上,校长发现我和男生走到了一块。

话筒面前,我全程震悚颤抖。

念完最后一个字,我想我终于可以解脱了。

校长却不满意,指着忏悔书上最后一句话让我再念一遍。

我战战兢兢,“我后悔早恋……”

“大点声。”

“我后悔……”

“耳朵聋了吗?我让你大点声,让大家都听听你干了什么好事!”

我抬起头,看着她。

心里在呐喊:我没有早恋,这些话分明都是你逼我说的。

她俯视我,满眼的理所当然,“你到底念不念?”

我盯着她。

她瞪着我。

我放下手里的忏悔书,说:“我后悔没有牵他的手。”

“呼——兹兹兹……”

耳边像吹过一阵风,脸庞立马火辣辣的疼起来,整个世界开始充斥着话筒的白噪音。

“兹兹啦啦、兹兹啦啦……”

连续两天不眠不休。

后来这声音消失了,我的左耳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我妈心疼我,想要给我讨回公道。

办公室,校长把我妈羞辱了一顿。

我冲进去维护我妈,却被校长拉到升旗台上罚站。

我对升旗台并不陌生。

除开上次念忏悔书,期末表彰大会、学期优秀干部评奖、开学典礼致辞……我都作为代表上去过。

然而这两次,把我之前所有的荣誉都撕碎了。

我罚站到放学,学生都走光了。

校长走到我面前,“巴掌印都消了,还要跟我置气吗?”

我咬牙,“从小到大,没人敢打我,我妈也不会。”

她上来抓住我下巴,告诉我:

“我才是你妈,只有我能这么打你。”

2

校长叫何谓梅,是我的生母。

我妈叫李爱婷,是我的养母。

1998年计划生育,何谓梅作为教职人员,在家里已经有一个男孩的情况下,把作为女孩的我送人。

我长到十岁,何谓梅突然出现,以我成绩好为由要资助我。

我当时天真的以为,世界上真有人,不谈条件的,对我这个毫无相关的人如此好。

不过从那时起,李爱婷肩上的重任就轻了些。

她再也不担心我没有钱上学了。

不过她没想到,何谓梅资助我的代价,就是让她慢性地接受我终将被夺走的事实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