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“鞋池”谐音“挟持”。

高远第一次在我面前拿起腰间那串钥匙,解开了窗户锁,推开窗子。

正当他认认真真在检查窗子密闭性时,我连忙凑到了他身边,趴在窗户沿上。

高远将疑惑的目光投过来时,我迅速倾身上前,向他唇上深深吻去。

「芊芊……唔。」

他那道骇人的刀疤在窗口的风中,夸张地放大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。

我不由分说,继续主动吻着他,他终于闭目,缓缓享受起来。

我眼疾手快将那纸团塞到窗边,顺着窗口掷了下去。

陆诚此刻就在楼栋底下徘徊着。

「呼……」放开高远的一瞬间,他微微喘息,显然已经情动。

他眼眸通红地看着我,「我从没肖想过会有这样的时刻,许是我不配。」

「哪有。」我含糊地敷衍着。

那纸团被我叠成了心形,这种折纸手法陆诚知道,应当会引起他的注意。

果不其然,我用余光看到陆诚捡起了纸团,与楼上单向玻璃后的我对视。

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。

许是我太过失神,高远发现我一直在看窗户,不由得问:

「芊芊,你在看什么?」

我连忙说,没什么,只是想看看风景。

「看风景,隔着玻璃又不是不能看。」

他狐疑地往外探去。

幸亏陆诚已经走了,他开窗往下看了看,也并没有看到什么。

我终于留给了陆诚一个有效信号,得救有望了。

可是自那天之后,即使我每天焦急等待着,也没有收到任何回音。

离月末也越来越近,我从期望落空到一点点绝望。

难道说……陆诚真的已经记恨了我的不告而别,即使看到纸上的字,也选择视而不见吗?

这一夜,我躺在床上背对着高远,心中满是伤心与绝望,彻夜无眠。

因为明天就是月末的黄道吉日,高远要与我“结婚”的日子。

7

结婚的这一天如期而至,直到太阳升起之前,我都没有得到陆诚对我求助信息的任何回应。

就连警察的影子都没见。

我欲哭无泪,仍要强装出“斯德哥尔摩恋人”的戏码,赔笑给他看。

这天一大早,高远亲自给我洗澡。

那双冰凉、带有薄茧的手,一点点细致摩挲过我的每一寸皮肤,柑橘香充斥在浴池之间。

我浑身战栗,他此刻有多温柔,我就能想象到今夜他将会有多暴戾。

就像那天暴虐式殴打我时那样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