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原来他始终在期许着我,能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斯德哥尔摩式恋人。

我深知,对待这样的人应当投其所好。

于是从那天起,我开始对他百般讨好,再也不提逃跑的事情,而是有意无意谄媚:

「高远,其实我想了想,你这么久以来一直这样喜欢我,真的很感动。我发现……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了。」

也终于如我所料获取了他的信任,他十分受用,对我也更加松懈。

我开始可以戴着电子脚镣在客厅行走,但我依旧无法出去。

自从将我锁在房中后,高远将全屋的窗户都换上了加固玻璃锁,根本没有打开的可能。

我在日复一日的假意逢迎里,内心饱受着痛苦的煎熬。

那天在客厅,我偶然看到他在画墙上的日历,凡是度过的日期都用红圈画上,一个圈,两个圈,三个圈……

在他出门时,我偷偷凑上前去察看。

令我震惊的是,月末的黄道吉日,上面写着隽秀的“结婚”两个字。

我彻底慌了,知道自己必须要在那天之前逃离这个地方。

那就是他准备对我下手的日期!

6

事情在我被囚禁起的第十日,终于发生了转机。

那天我被关在卧室勒令午睡,高远并不在家,我无意间听到外面的动静。

那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我,我悄悄拨开窗帘,往外探去——

只见,陆诚正捧着一大束玫瑰花,在对面楼栋,也就是我家楼下大声喊着:

「林芊芊,你到底要跟我赌气到什么时候?你电话也不接,短信也不回。」

终于有人发现了我的失踪!这天杀的前男友终于知道寻我了。

几乎是同一瞬间,我激动地落下泪来,拼命砸着窗户,想引起他的注意。

然而,由于楼间距太远,这层又是隔音玻璃,他没有听见,只沉浸式朝楼上大喊:

「我是诚心诚意想给你道歉的,那天你心情不好,我不该和你怄气,我错了——我不能没有你。」

「芊芊!我爱你!」

我捂着嘴,颤抖的手下是我的泪流满面。

见陆诚在下面站着一动不动,我倥偬地回头张望,幸好,高远并没有回来。

我不顾一切地大喊了起来:

「我在这里,阿诚!我在对面楼的301,救我……」

我笃定任凭再厉害的隔音玻璃,也不能做到太强的隔音,否则我不可能听见陆诚的喊叫。

因此,我的喊声他也一定能听见。

果不其然,陆诚下意识地回首看了这边一眼,某一瞬间与我四目相对。

我激动地拍打着玻璃,却发现他眼神空茫,仿佛压根看不见我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