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我多次想过逃离,可他只要进出门从不忘记锁门,连窗户都是加固锁死的,打不开,也砸不开。

在屋子里摸索如何出逃时,有一回,我发现了他床底柜的初中毕业照。

那时候九班十班作为兄弟班,连毕业照都是一起合拍的,我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。

在照片C位的人是我,由于个子比较娇小,我被安排在了前排,巧笑嫣然,还对镜头比了个耶。

循着右上角的标记,那留长头发盖住一只眼的男生是高远,我惊恐地发现——

毕业照上的他,眼神角度也是在悄然注视着我。

这些天以来,关于对他的记忆也亦步亦趋回泛上来,我想起他初中时,学习成绩特别好,尤其语文很好,但后来没上高中。

也因此,高一时老同学还在班级群里展开了对他的热烈讨论。

可再怎么讨论到底也是道听途说。只记得,从高中起,这个男生就彻底人间蒸发,再也没有人知道过他的消息。

“喜欢林芊芊的第七年”,他日记本上如是记录着。

所以说,高远是从初中起就一直喜欢我,并偷偷跟踪和窥伺着我的生活。

可在我最弱势的时刻,他也没有选择对我实施侵犯,难道仅仅就是为了把我金屋藏娇?

还是说他在等什么时机再折磨我?

我越来越搞不明白,随着时间的推移,紧张与焦虑的情绪甚笃。

我必须尽快逃离出去。

5

今天是我被高远这个变态偷窥狂锁在屋子里的第七天。

我被绳索锁在他的床上,每晚被他当人形抱枕,相拥而眠。

外界和我与世隔绝,什么消息也不知道,正值暑假,甚至没有人知道我的失踪。

这些日子,任凭我怎么撒泼发疯,他不再与我多说一句话。只专心致志地照顾我,并必须亲口喂我吃饭。

高远生活并不宽裕。可即使他吃泡面,也要给我买各种美食,我爱吃的日料、盖浇饭,他心知肚明,每天都不重样。

这天暑热,我浑身汗津津,实在是难耐,只得试探地说:

「求求你,你好歹放我回家去,让我洗个澡,这大热天的。」

他俯身,温柔地拂去我额头上的汗珠,单手抵在我手腕的绳索上,让我一瞬间误以为他在动摇。

「我的芊芊这样爱干净,怎能跟那些邋遢女人一样不爱洗澡。」

说罢,高远摸了摸我的头发,转身下楼,顺便把卧室门锁死。

将近两小时的漫长等待后,他回来了。原来是去买东西。

我看到他提到我面前的购物袋里,有我常用的香氛沐浴露、洗发水、护肤品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