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我送你去医院。」

「秦南,收收你自我感动的行为,这种迟来的深情,真的只会让我恶心。」

我表情漠然地看着他,「我现在的生活很充实,工作很有挑战性,我很满足。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过得轻松一点,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。」

秦南的眼睛几乎快被痛意和懊悔填满了,他看着我,嗓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颓丧和无助。

「柳柳,就算我像你之前那样,锲而不舍地追你两年,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吗?」

我冷笑一声:「秦南,这个世界是以你的意志为中心运转的吗?造成伤害后,你只要道歉,我就该原谅你吗?」

从前我在他面前卑微忍耐惯了。

如今的尖锐攻击性,他大概是不习惯,只是怔怔地看着我。

「别再骚扰我了,如果明天你继续站在我们公司楼下,我会报警处理。」

我丢下这句话,转头就走。

头还轻微地发着晕,所以我走得很慢。

但每一步都很坚定。

12

后来有一年时间,我都没再听说过有关秦南的消息。

但分公司发展顺利,人员几度扩招,我已经坐上了项目组小领导的位置。

每个月的收入,几乎是从前的三倍。

我渐渐明白了当初唐敏说过的话。

我不会背叛我自己。

对自己的爱,只会日渐深刻,而永不消退。

那天,部门拿下了一笔上千万金额的合同,为了庆祝,去附近一家海鲜餐厅聚餐。

席间,我喝了几杯酒,头有点晕,出去天台上醒酒。

湿润的凉风拂过面颊,手机忽然响起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「你好。」

「你好?」

我接起来,问了好几声,那边却迟迟没有说话。

还以为是有人打错,我正要挂掉,秦南嘶哑的声音就这么响起来:「柳柳。」

「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?」

他好像是轻轻笑了一下:「一个将死之人,想见你最后一面,就算对我再不齿,他们也会把电话给我吧。」

我冷声说:「秦南,你快三十岁的人了,耍这种无聊的手段有意思吗?」

「……」

「柳柳,我没有耍手段。」

「我没有骗你。我是真的,快要死了。」

半年前,秦南终于找到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,却在入职体检时查出了白血病。

有配型合适的骨髓,他做了手术,但排异反应严重,病情反而一再恶化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