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这一番话,说得何夕眼眶里蓄满了泪水。

可能他自己都觉得很动容吧。

但我的心里,已经毫无波澜。

深吸一口气,我尽量平静地看着秦南,看着我爸妈:「那三十万,没经过我的手,你们自己解决,我不参与。」

秦南好像预感到我要说什么:「柳柳,我……」

我打断他:「秦南,我们彻彻底底地结束了。」

9

一场最终变成闹剧的婚礼,不了了之。

不知道是哪个好事之人录下视频,发在了网上。

原本千夫所指的是来抢婚的何夕,可在某条评论之后,风向渐渐发生了改变。

「兄弟们,有内幕。那个原本的新娘是个扶弟魔,问男的要了三十万彩礼给她父母,来抢婚的不是小三,是救人于水火的女侠啊!」

「现在婚礼没办成,彩礼他们也不打算还了。」

那人甚至爆出了我的手机号码,一时间,我的短信和好友申请都被铺天盖地的辱骂塞满。

查到发评论的人,没我想象中困难。

从他没来得及关掉的关注列表里,我找到了何夕的头像。

我直接截图,发给秦南。

「今天结束前,你让她处理好,不然我会报警。」

秦南几乎是立刻就回复了我:「柳柳,你在哪?我们见一面,谈一谈,好吗?」

真新鲜啊。

从前恋爱四年,他几乎没有秒回过我的消息。

从前我曾经委婉地说起过这事,那时候,他只是淡淡地看着我:「柳柳,不是非要时刻黏在一起,才能证明我们感情好的。」

而现在。

我不理会他,他就一条一条消息地发来。

千般万般地解释。

我不回复,他也百折不挠。

直到晚上,那条评论还是没有删掉,来骂我的短信越来越多。

我干脆关掉手机,打车去附近的警局报了警。

第二天,我在警局见到了何夕。

她顺风顺水地活了二十多年,第一次栽跟头,看我的表情极其难看,却在警察的要求下,不情不愿地向我道了歉,然后让她的朋友删掉了那条评论,又重新发了条澄清视频。

等一切结束,走出警局时,天已经黑了。

秦南就站在门口。

短短半个月,他瘦了一圈,脸色憔悴不少。

那双曾经我为之着迷的明澈眼睛里,此刻黯淡无光。

看到我,秦南快步走过来,凝视着我的眼睛:「柳柳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