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2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他眼神微微黯淡下去。

我不再理会他,定了定神,重新推门走进去。

台下第一桌,是秦南的同学好友。

此刻穿着婚纱的何夕正坐在那里,眼眶微红,接受着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安慰。

「别难过啊夕夕,秦南不是也算应了你吗。这毕竟是婚礼,他爸妈和亲人同事都在呢。」

何夕抿着嘴唇,语气倔强:「他不是说喜欢我喜欢了十年吗?我就要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证明,我比周柳更重要,不然他凭什么向我证明自己的心意?」

另一个男生献宝似的开口:「怎么样何夕,我给你剪的视频还不错吧?」

何夕骄矜地看了他一眼:「挺好的,改天我就跟我爸打个招呼,正好他们部门最近缺剪辑师。」

她从来众星捧月,没受过什么挫折。

连问另一个人要心意,也要以伤害我为代价。

我垂眼笑了笑,然后走过去,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端起桌上的红油三丝,一整盘倒在她裙子上。

「你干什么?!」

周柳尖叫一声,慌乱地站起身拍打裙摆,但红油已经渗透进去,反而弄得更加狼狈。

「周柳,你是不是有病?」

何夕气得眼圈都红了,瞪着我,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秦南选了我,我要是你,早就无地自容地跑回家去了,你还有脸来找我麻烦!」

我平静地看着她:「知三当三的人是你,我为什么要无地自容?」

她好像被这几个字刺中了:「谁是三?你弄清楚,我认识秦南比你早多了,在你还没见过他的时候,秦南就已经跟我表白了!你只不过是捡了我不要的东西,而只要我开口说一声,他会随时丢下你,选择我。」

「在这段感情里,你才是那个小三,懂吗?」

我懒得再跟她打嘴仗,只是端起桌上的饮料杯,又一次砸在她胸口。

橘色的橙汁泼出来,把她变得更加狼狈。

「周柳!」

直到秦南和我爸妈冲过来,制止了我。

「周柳,你是不是疯了?!」

对,我是疯了。

谨言慎行,小心翼翼,委曲求全,自甘下贱地活了二十五年。

才意识到,原来疯了才能得痛快。

我爸狠狠甩了我一个耳光,还要再打,却被秦南拦住。

「叔叔,别生气,我来跟柳柳说。」

他低头看着我,眼睛里藏着一抹隐痛,「柳柳,别这样,我会补偿你的。」

何夕站在一旁,似是不敢置信:「秦南,你没看到她在欺负我吗?」

秦南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时,眼睛里多了一抹果决。

「何夕,我以前真的喜欢过你很久,甚至刚才看到你拿出那个戒指的时候,我还是觉得,你一个女孩子,不能让你这么丢脸。我对你,已经仁至义尽。」

「但现在,我确认我喜欢的人是周柳,你还有很多亲人,爱你的朋友,可是她只有我。我不能离开她。」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