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番外三 赌注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65章番外三 赌注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再次见到魏启东,是在一个小型聚会上。都是圈子里的人,碰上难免。

魏启东出现得很突然,毕竟失踪了大半年,一点消息也没有,很多人甚至以为魏家要易主了。没想到他一回来就大刀阔斧整顿,很快就把他大哥的动作压下去,魏氏当家人的身份算是基本坐稳了。

他知道是李既白搞的鬼,在他去那个小岛上寻林深的时候,被李既白摆了一道,让他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了大半年,才被心腹找到,悄悄接回了首府。

一回来就忙着争权夺利,内忧就让他够焦头烂额了,外患他目前顾不上报复,至少现在还不到时机。所以他见着李既白,两个人言笑晏晏相谈甚欢,像是老朋友久别重逢。

很多人围上来,殷切寒暄,你来我往,也有好事人问起这半年去了哪里,魏启东只淡淡说去了国外,用行动和笑容彰示着自己没有被绑架,没有被下放,当然也没有那么容易死。

李既白拿着一杯气泡水,去阳台上透气。

他现在已经不喝酒了,滴酒不沾,谁劝也不行。今天这个聚会,本来林深也是要来的,但中途李既白收到消息,车子掉个头又把林深送回家了。

他绝不会让林深再见到魏启东。

“你不要搞事情。”林深警告他,“我在家等你,早点回来。”

“不搞事情,很快回去。”李既白捏捏他脸,又去亲他脸颊和嘴角,嘱咐他到家发个信息。

不搞事情,浪费今天这良辰美景。睚眦必报,才是他的人生信条。

“他竟然舍得把你带出来,怎么,这次当真了?”

不辨喜怒的声音从阳台另一面传来,一个身量很高的西装男人,啪点了支烟,狠吸一口,吐出的烟圈喷到他面前一个矮一些的男孩脸上。

是魏如风,和魏启东从出生就斗到现在的大哥。同父异母,比魏启东只大了两岁,却处处被弟弟压制的魏家长子。

瞧,这是发现了什么大型修罗场。李既白把手里的气泡水一口喝完,不动声色往暗处又藏了藏。

魏如风的身高体型和气势,压制性极强。那个男孩被他挡着,看不太清楚样貌,但是说话气息已经不稳。

“我要回去了。”声如蚊蚋。

“听说在那个岛上是你救了他,你们一起生活了大半年?怪不得,我弟弟这个人浪迹花丛半生,怎么就和你处了这么久也不腻,原来是救命之恩。”魏如风显然不想放过他,对他的话充耳不闻,甚至扯了一把那男孩要转身的胳膊,又讥讽道,“见过我父亲了吧!”

姿势稍变,这下能看清楚男孩的样子了。

身量不高,瘦弱,看起来20岁左右甚至更小,脸圆圆的,和纤细的身板不同,五官却是肉肉的,眼底汪着一掬水,被气势迫人的魏如风逼得节节后退,不敢抬眼。

真是个可爱的小可怜。

魏启东口味这是变了?他一向喜欢那种清冷昳丽挂,被困了大半年竟然开始好这口了。

可是一想到清冷昳丽,李既白脸色沉了沉,阿深就是太清冷昳丽,才被魏启东惦记那么久。

男孩被抓住手腕,挣了挣,魏如风顺势松开,这点风度还是有的。

“魏先生,我要回去了……”男孩音量提高了一点点,发出微不足道的抗议。

魏如风笑起来,胸腔里发出来的声音似乎别有用心:“怕什么,我又不吃人。我弟弟那里你要是待不下去了,可以来找我——”

剩下的话被突然的开门声打断,魏启东走进来,淡淡看一眼挨得极近的两个人,脸上看不出生气不生气。

魏如风挪开了一点,冲着对方点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临走又看了一眼紧贴在墙上的男孩,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来。

魏如风离开后,魏启东很长时间没说话,男孩也依旧僵硬站着。

连躲在暗处的李既白,都能感受到几米开外那男孩的紧张和无措。

“以后不要一个人乱跑,”魏启东说,无人的环境里他不需要伪装,也无需压抑怒火,“也不要跟人单独在这样的环境里相处。”

见男孩没反应,他没什么耐心地追问一句:“知道了吗?”

“嗯,”男孩点头,小声说:“知道了。”

又过了许久,久得李既白都快睡着了,魏启东沉沉的声音又响起,“他动你了?”

男孩有些茫然,摇摇头。

魏启东不说话,看着他,一副“你最好说实话我都看到了”的样子。

如果刚才扯了他一把也算“动”的话,那确实是动了。于是男孩又点点头,好声好气地说:“我想离开,他不让,抓了一把手腕,不过很快就放开了。”

李既白忍不住暗笑,这小孩也太老实了。

老实的小孩突然上前一步,去抓魏启东的手,晃了两晃,哄着人:“我错了,你别生气,我不该一个人跑到阳台上透气。里面人太多了,我……我有点不自在。”

魏启东脸色松了一点,口气也没刚才那么咄咄逼人,抬腕看一眼手表:“我让魏玄带你去休息一会儿,等结束了一起走。”

两人离开,魏启东在骤亮的视野里,脸上闪过一丝笑意,除了躲在暗处的李既白,没人看到。

或许连魏启东自己也没意识到。

下半场,常规的商务应酬进入自由玩乐阶段,留下来的也多是圈子里的熟人,是以玩得很开。

魏启东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准备离开时,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他挑眉,看着面前好整以暇的李既白。周围没什么人,他俩也不用装其乐融融。

“你哥哥南部那家公司,真实的财务报表在我这里。”李既白没拐弯抹角,他还想早点回家陪阿深睡觉。

魏启东面上依然平静,老狐狸的定力足够,但唬不了李既白。

“我知道你在查,也能查出来。”李既白老神在在,“但需要时间。而你,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。”

南部那家公司是魏如风的底牌,也是他想要翻身的倚仗。那家公司财务状况漏洞百出,魏启东知道,只要拿此事做文章,他哥就彻底翻身无望了。

但是李既白说的对,调查需要时间,至少两个月。两个月的时间变数太多,魏启东等不起。

“所以?条件是什么?”魏启东问。

“很简单,”李既白慢条斯理地说,“你身边那个男孩子不错,我很喜欢。今晚他跟我走,明天一早,我让他带着资料回去。”

魏启东脸色冷下来,转身就走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