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番外二 酒精PTSD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64章番外二 酒精PTSD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他肯把伤口轻易给我看,是因为当时他对我不在意,对你们未来也没抱任何希望。可是现在不一样,你们在一起,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他在意你,在意你身边的人,所以有些伤口让它藏起来,比摊开来讲更轻松。”

沈君怀上楼前又说了一句:“说这么多不是为了让你难过,是怕再有今天这样的场合,你却蒙在鼓里。”

李既白站在浴室里,与镜中的自己赤裸相对。沈君怀问他的那句话,你再也找不到比林深更爱你的人了,是吗?

他没回,心里却答不是的。

不是因为林深更爱我,是因为除了他,我也不会再爱任何人。

那个曾经爱我如命的人,我也爱他如命。

路清尘灵感只爆发了冰山一角,就被闯进画室的沈君怀强行抱走了。

林深站起来伸伸腰,晃荡着往自己房间走。

敲门声轻轻传来,浴室门外林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瓷质的温柔:“哥,你好了吗?”

他没听到水声,便趴在门上仔细听,不知道李既白躲在里面干什么。

门猛地拉开,一只手臂伸过来,一拉一带,就把他扯了进去。

林深吓一跳,被一只肌肉线条紧绷的手臂紧紧箍住腰,忍不住抗议:“躲在里面干什么,还能不能好好洗个澡睡觉了。”

李既白箍着他的两只手略微用力,将他垫脚抱了起来。胸腹贴近后背,水汽在皮肉摩擦中变成滑腻腻的水。

林深噗噗笑了起来,手掌去掰腰间的手:“痒……”

深沉的嗓音从后面肩头传来:“忍着。”

林深还是笑,不但笑,还受不了痒一样扭动身体。很快地,他感觉到身后那人有了变化,硬邦邦顶着自己。他不敢动了,但还是忍着笑:“你赶紧洗完去穿衣服,不然感冒。”

然后又好声好气地商量:“而且在小路家里,今天不做了好不好?”

李既白把他放到地上,依然把头埋在他肩上,闷闷地说了一句:“就想抱抱你,不做。”

这个时候如果林深再觉不出来李既白情绪不对,那就不是他了。

收起笑脸,想要转过身来,无奈李既白从后面搂得很紧,动弹不得。林深看不见李既白的脸,有些焦急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没有,没出事。”李既白说,“就是很喜欢很喜欢现在的日子,喜欢你扎扎实实在我怀里,喜欢听你叫我哥,觉得像做梦一样。要抱抱你看是不是在做梦。”

林深也不揭穿他,成年人不追根究底是种美德。

“不是做梦,是真的。”

“嗯。”然后又喃喃了几句,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,没再说话。李既白松开他,转身打开花洒,情绪恢复如常:“你出去吧,我要洗澡了。”

“需要帮忙吗?”林深调笑。

“不,”李既白头没回,语气傲娇,“我又不是布鲁克。”

等他洗完出来,就看见床上拱起一个小山包。林深有些累,本来想等等李既白,等着等着就睡过去了。他现在没什么心事,对事情也看得开,生活简单,做事用心,入睡很快,从不瞎寻思。

剥离过往沉重的外壳,屏除对某些人事的执念,生活上他一向是个“菽水欣然”的性子,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林深。

屋里只留下一盏昏黄的落地灯,李既白坐在床边,把捂住口鼻的被子往下轻拉,露出一张安静的睡颜。

过去太沉重,李既白不愿去想,在今天之前,他觉得自己被原谅、被接受,是幸运的,也是幸福的,甚至还有些志得意满。但是现在,这幸福却让他心酸得要命。

哪有那么多的轻易原谅,只不过是有人将暗伤藏在了角落,不被发现罢了。

只不过那个人愿意放下苦难,愿意重新爱他罢了。

林深被阳台上一声清脆的声音惊醒。

他揉揉眼,身旁位置是冷的,昏暗的卧室透过一丝月光,隐约可见外面阳台上的人。

李既白半躺在沙发上,双腿撑开,左手扶着额头,右手提着一瓶快要喝空的威士忌。月光如水,打在他半张脸上,映出空荡荡的眼神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