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你大概是疯了吧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61章你大概是疯了吧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李蓄躲在房间打游戏,声称不饿也不吃。

所以晚饭只有林深和李既白两个人。

李既白再出现时就冷静了许多,面对面吃饭也没再拿那种烫人的目光看人,就和平常一样,和林深聊一些日常,也聊在南城发生的事情,渐渐地林深也便放松下来。

这种放松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。

方元拿着一个很厚的文件袋上门,放下之后就走了。临走之前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林深,看得人顿时警觉起来。果然,李既白将文件袋放在桌上,摆出有话要说的意思,阻止了林深想快速上楼回房间的脚步。

“阿深,这些你看看,如果没有意见就签字吧。”李既白手指和食指捏住文件袋一角,轻轻撕开,将里面一叠材料拿出来,摆在林深跟前。

等看清楚这些是什么,林深简直傻在当场。

一摞厚厚的转让协议,股权、固定资产、地皮、车、基金、信托,林林总总,几乎囊括了李既白在南城所有的资产。所有协议上都已经签了李既白的名字,只需要林深再签个字,协议立刻生效。

换句话说,李既白把自己在南城所有的东西都给了林深,包括运营了数十年在业内举足轻重的望合集团,从此都要改姓林。或者说,改姓鹿。

林深脸上写满了“你大概是疯了吧”这几个字,简直疯到无语。李子丰前脚刚死,后脚李家多年的产业就被孙子拱手送了人,大概李家列祖列宗都得到半夜从地下爬出来找林深算账了。

李既白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还生怕给少了一般解释:“之前变现的一些流动资金,都打到你卡上了,剩下的这些短时间内不好套现,所以才想着直接转让给你。”然后仿佛看透了一般,立刻又堵上林深的退路,“如果你不签字,就走法律程序直接赠予。”

“我大伯当年从边境回来,带来的钱很大一部分都是鹿家的,现在就当物归原主,并且支付一部分利息了。”

直到此刻,林深才明白,李既白在南城忙了那么久原来是忙着破产。李蓄说自己再也不用回去了原来是这个意思。望合都没了,确实没必要再回去了。

林深并不想要这些东西,他对钱的欲望很低,够生活就行。但就像路清尘说的,给钱是一种象征,一种割舍和牺牲的象征。况且这些钱加起来,都可以买下鸿百了。

说内心不震动是假的,但突然又觉得有些可笑,现在把这些拱手让人,那之前为了得到这些,做的那些筹谋和伤害算什么呢?

话说出口却成了另一种意思:“他们就任你这样?”望合牵扯多少人的利益可想而知,牵一发动全身,李家其他人怎么可能让李既白这么干,就算他已经完全掌控望合,其他人想做点小动作掣肘,一时半会也很难平息。

然后突然想到什么,又去看李既白嘴角。

“想什么呢?不是被那些叔伯们打的,他们不敢动手。”李既白被他突如其来没有掩饰好的担忧取悦,顾不上嘴疼,笑得开心。

“是真的上火了。把你接过来,陪着外婆手术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也是担心他们有人对你不利,还有老爷子留下的暗花,不能不当回事。”

李既白说到这个,又严肃起来,“阿深,我把这些给你,不是要补偿什么,也不是要以此逼你回来,你是自由的。”

“很多事情不能用钱解决,但在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上,我不愿意你受一丝难为。你的人生应该更安全,更轻松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不值得你伤一分脑筋。”

“阿深,”李既白上前靠近了他一点,又谨慎地停了脚步,语气放得很软很软,夹带着小心翼翼,“我以后也不会再回南城了,那里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。这里是我们的家,我会一直在这里。”

在这里等你回来。

最后一句说不出口的话,两人心里都明白,却都默契地回避着。一个不敢说,一个不能答。

身家一个月之内缩水了一大半,现在只剩下鸿百的李既白却每天跟中了彩票一样,眼角眉梢都带着莫名的愉悦。

林深本就为之前那笔巨款头疼,现在好了,更多的巨款砸到头上,光这个消息本身他都无力消化,别说钱的问题了。

干脆不想了,反正想也没用。

学校那边又多请了一个月假,外婆手术完他也不放心离开,只好住了下来

林深闲暇去看了老顶。老顶又被李既白发配到边境去守工厂了,他帮林深逃走,相当于背叛,李既白其实不想追究,但按照规矩总要处理,于是明面上就把他下放到一个环境恶劣的工厂,就是那么个意思吧!

李既白一定要陪着林深去。事实上,自从林深回来以后去哪里他都跟着,黏人得紧。

见了老顶,李既白很识相地给他们留了说话的空间。两人有太多的话想说,但又没必要说,彼此心里都明白。他们没想过能再见面,老顶也没想过李既白能这么轻易放过自己,一时之间颇多感慨。

临走,30多岁的男人忍不住红了眼眶,狠狠抱了林深一把,嘱咐一句“以后好好的”。

“我们都好好的。”林深拍拍他后背,反而更像个年纪略大的兄长。

李既白在旁边看着,冷不丁说了一句:“要是想回,这边换个人吧。”

老顶愣了一瞬,不敢相信一样转头看李既白,那人眉眼平静不辨喜怒,但当下的表情绝不是不开心或者另有深意。

李既白看着那两人都是一脸惊愕的样子,都快要气笑了,“想回就回,字面意思。不过未来三年我不会给你发工资了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