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深入骨血的宿命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60章深入骨血的宿命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林深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李既白的开心和雀跃,就好像在暗处撑开一张网,等着自己往里撞。

所以给了他意料之外的一个反应,单纯不想让他得意和得逞。

自己倒是一时痛快了,把那人噎得够呛,但这钱还在卡里躺着,不知道该怎么办,很愁人。

“那就留下花了呗!”路清尘听到巨款的数额之后,额角的一缕刘海都抖了三抖,随后见过大世面的杰出青年画家又开始支招,“钱虽然不能代表什么,但是不给钱一定什么也代表不了。”

“阿鸣,你不能因为钱就心软回头,除非——”路清尘神秘莫测地一笑,露出一个梨涡,“除非数额足够。”

事实证明,路清尘果然只能做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,正经主意一点没有。

林深干脆不想了,他和李既白之间是算不清楚的一笔烂账,不是用钱就可以解决的。

李既白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过来。林深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,也不怎么关心。T国的日子已经远去很久了,久到林深仿佛从未在那里生活过一样。所以方元打来电话的时候,林深一时之间有些恍惚,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。

方元还和以前一样,说话做事像个缜密的机器人,大意是李既白现在在南城处理几个紧急事务走不开,让他安排林深回国。回国的理由让林深无法拒绝:外婆需要做个心脏支架手术,不麻烦,但毕竟涉及心脏,老人家年龄又大了,希望林深能回去陪着。

“为什么突然要做手术?之前不是一直很稳定吗?”林深白了脸,明明前几天视频联系的时候外婆还很好,每周的身体报告也都按时发到他手机上。林深甚至打算等更暖和一点就把外婆接过来。

“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,之前听李先生说,老人家心脏确实需要手术,但因为身体素质不达标,所以才先养一养,具备条件之后就得尽快手术了。”方元说完,立刻又问:“定明天上午的机票可以吗?”

林深只犹豫了一瞬,便点了头。

他也不是没怀疑过这又是李既白的策略,用外婆骗他回国。但转念一想不可能,真要让他回国有很多办法,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。

林深一整个白天都魂不守舍,他试图联系李既白,电话一直打不通,又打到疗养院,护士说外婆正在睡,不方便接电话。他随后跟学校请了假,和路清尘也说了一声,便仓促收拾了行李,枯坐在客厅里发呆。

直到晚上,林深终于和外婆联系上。视频电话里,外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,对即将到来的手术也不怎么担心,心态甚至比外孙还要好。“你不用担心,就是个小手术,一个支架就够了。”视频里的老人半躺在床上,面容慈爱,劝慰着林深,“现在医学很发达,你其实也不用过来的,还耽误你上课。但是既白说,一定要告诉你,不然你知道了该不高兴了。”

“他……不是他和我说的,是他的秘书,我没联系上他。”林深坐在沙发上,行李箱扔在客厅里还没有合上盖子,里面衣服胡乱堆着,茶几上也摊着几张证件。

“你不用着急,明天就回来了,今天好好睡一觉。”外婆从视频里看到对面的杂乱,知道他很紧张。“你这孩子,从小一紧张就弄得周围也乱糟糟的。”

“外婆,最近您见过他吗?”林深问。李既白已经消失了三天,不但联系不到人,连信息也停发了。问方元,就说在南城处理事务。林深知道他忙,但是再忙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,这让他心里没来由地有些恐慌。

“一个星期前他来过一趟,说有些事要处理,要过段时间才能来看我。”外婆观察着林深的脸色,试探着问:“阿鸣,你和他是不是……”

李既白和他们非亲非故,要说只是朋友和上下级,能做到这个程度绝不可能。林深在国外的这些日子,李既白每周都来疗养院,什么都是用最好的,对老人也是十分耐心。有些事,外婆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林深不太自然地轻咳了一声,没敢对视外婆的眼神。

老人也就明白了。

“感情这种东西做不了假,我能看得出来。阿鸣,我虽然年纪大了,有些事不理解,但不代表不能接受。你将来不管和谁在一起,只要是真心喜欢的就行。外婆没什么心愿了,只希望余生有个人能陪着你,我就算是走了也能闭眼了。”

“那孩子对你倒是一番真心,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。”外婆叹了一口气,“阿鸣,你不要去想事情本身的对错,跟着自己的心意和直觉走吧。”

飞机降落在T国首府,一下飞机,热流扑了一脸。

湿热的气候让刚刚过完寒冬的皮肤不太适应,林深把外套脱了搭在胳膊上,随着人群往外走。

大半年过去了,他从未想过还能回到这里来,就算能回来,也不会通过机场这种堂而皇之的路径回来。

取了行李,远远就听见有人喊“阿深”。

人群中的李蓄高大俊朗,一身西装名贵奢华,实在太过扎眼。

林深微怔,有些不知所措地停在原地。

要说他唯一觉得有愧、不敢面对的李家人,就是李蓄了。他最后一次见李蓄,是在他第一次逃离前,是在和李既白的视频通话里,李蓄只露了半张脸,跟他哥说“比对结果出来了”。也正是因为这句话,让林深知道李家一定是发现了线索,加速了他立刻离开的步伐。

后来被抓回来,包括被李既白锁在房间里的那段日子,到最后再次逃离,他都未再见过李蓄,也未听过他的一点消息。

那时候李蓄一直在南城望合,也不知道是李既白不让他回来,还是他确实忙不开不愿意回来。

两个人曾是无话不谈的朋友,但林深不确定李蓄现在对自己什么态度,在经历了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事之后。李既白是个为达目的六亲不认的人,但李蓄不是,他敬爱自己的爷爷,也尊敬大伯,虽然和大伯家两个儿子不睦,但那都是自己家里的事。他可以容忍兄弟阋墙,不代表能接受外人来向自己兄弟开刀。

林深手里拖着行李箱,停在距离李蓄几米开外,踌躇不前。

李蓄站在闸外,提高声音又喊了一声:“阿深,过来!”

方元带着几个人从李蓄身后走过来,也远远看见了林深,他快走几步,冲林深摆摆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