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那不叫彼此相爱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56章那不叫彼此相爱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李既白僵在原地,林深说出的每个字都在控诉他说过的话犯过的罪,都变成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。

“这些,你也不是没做过。”林深突然低低笑起来,“真好笑,你可以这么对我,别人也这么对我你怕什么?”

“再说,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。我的价值早就被榨干了,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。”

林深闭上眼,攥紧自己发抖的手,“我不知道你是不能认输还是觉得不习惯,但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需要我,或许,换个人也一样可以。”

“所以能不能求求你,别再出现了!我真的很难过,每次看到你都想哭。”林深的泪不知何时流了满脸,滴滴答答落在手背上,烫得他轻微抽搐。

“我……我曾经……”话哽在喉间,再也说不下去,林深低下头,将脸埋在围巾里,但最终还是勇敢地面对自己,将深埋心底多年的话说出来,“曾经把你当成唯一的家人,可是有些事不是一厢情愿久了就能有结果,磋磨多了,也就没那么执着了。”

“说真的,”林深用力擦一把眼泪,额角紧绷出一根青筋,更衬得他脸色苍白透明,像一张白纸一撕就碎,“我到现在依然很怕你,怕你的反复无常和喜怒不辨,怕你像刚才那样突然发疯冲出来,怕你哪天玩够了厌倦了又拿身边人开刀,怕你一时兴起又弃若敝履。”

“怕你哪天又觉得我还有价值把我再抓回去,觉得我永远欠你永远没资格和你谈公平。”

他从来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,表露真心对林深这种人来说很难,他是一只深藏林中的幼鹿,谨慎地藏起自己的巢,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软肋。

但他太累了。

李既白步步紧逼,在他彻底心死之后又来表演迟来的深情不渝,他自问没有能力能抵抗太久。这个人带给他的恨和爱一样浓烈,他做不到像表面那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。

林深的冷漠像即将融化的冰川,表面坚固实则不堪一击。如果阳光再烈一点,他就会彻底崩塌。

他不能让自己再重蹈覆辙。

李既白只觉得心如刀绞,此刻连拥抱都觉得亵渎,唯有一遍一遍地说“对不起”。

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街上,车厢内沉默的悲痛流动,林深仿佛说完了一辈子的话,精神萎靡地靠在椅背上,一动不动。

终于到了公寓楼下,李既白停好车,在林深下车之前,轻轻抓住对方的手腕,想说什么,张了几次嘴,才把话说出来。

“阿深,让你害怕难过,没有考虑你的心情和处境,是我错了。”

“我没有一时兴起,也不是不肯认输和不习惯,我只是……只是明白得太晚……”李既白咬紧牙,压回汹涌的泪意,“我想要你,想要余生都和你在一起,想要死后也和你葬在一起。我的家人和爱人的位置,非你不可。”

我曾经给了你十年的伤害,我愿意为了这个“非你不可”,用更多的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三十年去补偿你,直到你彻底原谅我,直到我们之间再无芥蒂。

“我做了太多错事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每夜每夜都睡不着,阿深,是我没资格和你谈公平,一直以来都是我欠你。”李既白终于为两人纠缠多时的问题给出答案,期盼着还能有挽回的余地,期盼着一切还来得及。

“所以我想求求你,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,让我赎罪。”

车厢内没有开灯,窗外月华如水,冰凉清澈的月光打下来,驾驶座上的人神情清晰可见。李既白低垂着头,像一个卑微的罪孽深重的乞讨者,在沉默中等待着上帝宣判,奢求那一点点贫瘠的顾怜。

他的衣领脏了一小块,在脖子一侧微微翘着,可能是在刚才的混乱中弄的,李既白毫无所觉,此时此刻,他调动所有神经,去感知林深微弱的呼吸和情绪变化,至于其他的,他不在乎。

心脏传来一阵战栗般的收缩,林深不忍看李既白狼狈地示弱,那个陪他长大的人,该是肆意张扬的,也是游刃有余的。

林深别过头去,就算到了此时此刻,他也不忍看着李既白难受。

“走吧,”林深推开车门,没有回答他的乞求,“车里太冷了,上去吧。”

他无法给李既白答案,更不可能重新开始,能做到不害怕不躲避已是极限。他要开始新的生活,他想好好和李既白说再见。

——两个人之间纷繁复杂的逃与抓的游戏不能明确定性分手与和好,也不能清晰地界定在一起或者分开过。他们之间,欠一句认真的再见,欠一场正式的告别。

李既白亦步亦趋跟着林深,到了二楼没停,又跟上了三楼。林深没有阻止,只是在自己开门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眼。

门打开,林深进屋,开灯,盈出一室温暖。

林深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棉拖鞋,放到紧跟在身后的李既白脚边,然后径自进了自己卧室关上门。

李既白望着眼前景象,突然生出一丝胆怯。他知道林深让他上来一定是有话要说,一定是做好了某个决定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