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楔子:看在我爱过你的份上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1章楔子:看在我爱过你的份上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8月的T国热得人站不住脚。

林深刚从码头回来,他跟着小岛上唯一的一家冷饮店老板去接了一批货,都是些饮料、小吃和生活日用品,等将货物理顺了,这才发现都过了饭点了。老板留林深吃饭,林深礼貌地拒绝了,他还是更喜欢回家自己待着。

老板也没强留,笑呵呵地嘱咐他,下午在家歇着就行,反正店里也没事,明天再来。

林深也不觉得饿,便晃悠悠地往家走。

酷热的午后,小岛陷入漫无边际的绿意和灼热中,只剩下陷入午睡的安静岛民和虫鸣蛙叫的音符,慵懒低调又生机勃勃。

林深很喜欢这里。

回到家,他可以自己下碗面,老板娘给了他一大把新摘的豌豆苗,还带着新鲜的泥土香味,他提在手里珍惜得跟什么似的。

嘴角不自觉带了点笑意,他加快了回家的步子。

林深住的地方在半山腰,是建在一栋民宅房顶平台上的阁楼,十分简陋,但林深很喜欢,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第一个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地方。

攀上一条长长的台阶,便到了房顶平台。平台很宽阔,四周围了栏杆。正冲着阁楼大门的空地上,有几个花盆挤挤挨挨地靠在一起,开满了大片的太阳花和天竺葵,空地的晾衣架上,搭着林深早上刚洗好的T恤和短裤。

人间烟火,岁月静好,看起来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。

在距离大门还有三步远的时候,林深已经掏出钥匙的手顿了顿,又将钥匙塞回了裤兜。

他没有急着进屋。

林深将手里盛着豌豆苗的袋子随意挂在晾衣架上,去墙角拿过一把水壶,似乎想去浇一浇门口的花。但水壶在他转身的瞬间,从他手里飞出去,以雷霆之势砸向阁楼右侧的一个角落——那里是个视线盲区。

同一时间,他飞速冲向围栏,右手一撑,整个身子飞跃而下,落在两层楼高的地面上。地面其实是个山坡,凹凸不平,导致他落地时有瞬间失去平衡,脚卡在一个浅坑里别了一下。

他顾不上疼,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逃。

他熟悉岛上的地形,前面就是一片密林,穿过密林就能到后山。他在后山一片礁石滩里藏了一只快艇,只要他够快,就还有机会能逃出去。

他心跳如雷,汗出如浆,强迫自己不要恐惧,逼自己奋力一搏,或许还有生路。

他冲进密林,不顾一切往前跑,汗水滴进眼睛刺得生疼,藤蔓和绿叶拍打在他身上脸上,让他有些辨不清方向。他其实早就做好了余生都在逃命的准备,但危险真正逼近,灭顶的绝望仍然会轻易将他击垮。

他停下,粗喘着看向前面不远处,那绝望来得太快。

罗毅倚在一棵树旁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林深穿着再简单不过的白T恤和灰色短裤,如果不是在逃命,就和岛上普通的青年别无二致。但他现在太狼狈了,裸露的小腿和胳膊上全是荆棘和藤蔓划出的细小伤口,一边的脚踝好像还扭伤了。

“别逃了,回吧!”罗毅似有些不忍,兴许是为了怕他还想反抗,又补了一句:“逃也逃不掉的,留点力气,也少吃点苦头。”

林深慢慢滑坐在地上,他确实逃不掉。

能和罗毅正面对上,还能全身而退的人,他至今还没见过一个。况且,他们已经找到了这里,就不会只有罗毅一个人来。

罗毅来了,是不是就意味着……李既白也来了。

做了一年的准备,成功逃了两个月,最后依然功亏一篑。

他不甘心,如果没有尝过自由的滋味还好,现在他已经尝到了,再让他眼睁睁看着它溜走,他不甘心!

罗毅一步步靠近他,手里拿着一条软皮鞭。

林深垂着眼,睫毛轻颤,表情已经从最初的绝望恢复平静。他任由罗毅将他的双手从后面捆住,打了一个军用绳结——没有专业手法,被捆住的人永远无法打开。

这个绳结他很熟悉,因为他也很擅长打这种绳结,只不过现在被捆住的人换了自己。

罗毅没再说话,沉默永远是他的风格。

林深被人抓住右臂,磕磕绊绊往回走,他脚踝已经肿了,又被捆着,走得异常缓慢。

但是再慢的路,总会走到终点。

林深又被带回自己的阁楼前,五分钟前他刚刚拼命逃离的地方。乔恩站在门口,淡淡看了他一眼,打开门,将他推了进去。

随后门轻轻关上了。

关门声很轻,却重重敲在林深心口,他使劲眨了眨眼,想把眼中的水汽挤出去。

屋里陈设简单,光线很足,收拾得也很干净。在这个他生活了两个月的房间里,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。

“跑了两个月,藏在这么个小岛上,在冷饮店打工,住在阁楼里——”那人慢条斯理地开口,冷笑一声:“我还以为你给自己留了多么了不得的退路。”

“也对,你杀了大伯全家,一旦被李家找上,必然没有任何活路。所以才找这么个破地方,能躲一时是一时,还能方便随时逃跑,对吗?”

李既白坐在椅子上,双腿交叠,姿态闲散,看似随意的表皮下却隐藏着汹涌怒意。林深太了解他,单看他说话的语气和小动作,就知道这人现在能杀人。果然,李既白懒得再伪装,声音渐冷:“我都不知道养在身边这么多年的狗,竟然是别人家的,这一口咬得真够深。”

李既白面色阴冷,五官像淬了一层冰,他站起来,慢慢走向林深。

多年的臣服和惧怕已成习惯,林深咬着牙,强忍下身体不受控制的细微颤抖,抬起头正视眼前的男人:“是他罪有应得。”

从刚才发现危险,然后逃跑,再到被抓回来,直到现在面对他人生中最大的恐惧,林深几乎濒临崩溃,他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。但就算如此,提到那个人——李既白的大伯,他依然不肯示弱。

“他罪有应得!”林深眼尾通红,面色浮上恨意,“难道他不该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吗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