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先帮你处理伤口。」

我使劲挣脱,却没挣开。

「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,但我和徐曼真的什么也没发生。你没必要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,跟自己的身体置气。」

我看着他一脸淡然,忽然意识到,他还不知道我已经发现那部手机了,以为我和他只是闹闹别扭。

气到极致,竟然平静了下来。

我忽然想起半年前,宋南津去上海出差期间,小区发生了几起跟踪骚扰事件,人一直没抓到。

半夜我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听到了开锁的声音,猛地清醒过来。

我颤抖着拿出手机,给宋南津打电话。

「媛媛,先别急,报警了吗?」

电话那端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,沉稳的声线让我内心的恐惧稍微消散了些。

我按照他的指示一步步操作,十分钟后,门外好像没有动静了。

「可能是我听错了吧。」

他在电话那边笑了笑,「你没事就好。」

后来我接着睡,半梦半醒之中,似乎闻到了宋南津身上的味道。

睁开眼,竟然真的是他。

我惊喜地扑过去搂住了他,「不是要出差五天吗?公司那边……」

「这几天我会一直陪着你。」他下颌抵在我的颈窝,把我搂得很紧,「媛媛,我知道你害怕。」

我以为,即使是相亲认识,即使没有感情基础。

这两年,我们三观契合,相处默契,我始终专一地对他,他对我,总该也是喜欢的。

可似乎,只是我以为而已。

宋南津垂着眼皮,用沾了碘酒的棉签轻柔地涂抹我的伤口,

「拉黑我这么多天了,还没冷静下来吗?」

我从回忆中拉回思绪,「我们已经分手了。」

他停了一下,动作更轻了,「后来我和徐曼并没有被隔离在同一个房间,我和防疫人员说明了情况,他们安排我们分开隔离了。」

「今天是我让徐曼搬过来的,她跟未婚夫分手了,那男人总来骚扰她,她只能搬家,先在这里住两天。」

「这几天我都住在公司,和部门的同事一起赶项目,不会跟她一起住。」

「这些你都可以查得到。」

他紧盯着我,见我没有任何反应,脸色微沉,「我和她真的已经是过去式了。」

「是吗?」

我平静地打开手机,翻出那张他给徐曼发的短信截图递给他看。

「纪念日那天,我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,你说在应酬,其实是因为徐曼要结婚了,你在酒吧买醉,最后喝的胃出血进了医院,是吗?」

「你是为了报复她嫁人,才跟我求婚的,是吗?」

「你们在那晚就约定好,在我们的婚房里见一面,是吗?」

宋南津脸色煞白。

「如果你们放不下彼此,为什么要把我牵扯进来?」

「玩弄一个人的真心,对你来说很有成就感吗?」

我不想再看他一眼,搭上门把手,身后传来宋南津的声音:

「不管你信不信,那条短信,是我喝醉了才发给她的。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后悔了。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