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2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手腕却被桌子角划破,渗出点点血迹。

对面的徐曼也踉跄了一下,就要跌倒。

旁边一个工人顺手扶住了她的腰,两人几乎是抱在一起。

「哗啦」一声,碗身破碎,姜汤洒了一地。

宋南津听到声音看过来,脸色立刻沉了下来,猛地把徐曼从工人怀里拉了出来。

那工人被宋南津冷冷看了一眼,立马说,「刚才你女朋友差点摔倒,我才扶的她。」

随后又吐槽了一句,「你是有多爱你女朋友啊,这醋劲也太大了。」

宋南津也没解释什么,转头问徐曼,「没事吧?」

徐曼摇头,眼神扫过地上的姜汤。

宋南津这次看向我,「她不过是好心。」

「她好心,我就要接受吗?」

手腕的疼痛突然猛烈了起来,我到底还是忍不住讽刺出声,

「我现在好心让她去喝地上洒的姜汤,不要浪费,她要去吗?」

我指着地上的狼藉,笑着对徐曼说,「你不是心疼吗,去喝啊。」

徐曼脸色一白,一副委屈得要哭的样子。

我对她是真无辜还是装无辜毫无兴趣,转身就走。

手腕突然被宋南津攥住了。

他的视线落在我手腕那道血痕上,「怎么受伤了?」

「啪」的一声。

我毫无保留地用了力,眼前的男人后退了几步,没过两秒,巴掌印在他脸上浮现。

「别碰我,恶心。」

徐曼惊呼一声,两个干活的工人也忍不住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我攥紧文件袋,还没走两步,宋南津猛然扼住我的手臂,一脚踢开卧室的门,直接把我拽了进去。

动作强势,让人猝不及防。

「南津!」

「砰。」

门被重重关上,隔绝了外面徐曼有些不安的声音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一下子陷入柔软的被子。

6

「陈媛,我们好好谈谈。」

房间外,徐曼还在坚持不懈地不停敲门。

我用手撑着被子坐起来,鼻息间都是床上熟悉的淡香。

这是宋南津每晚让我用的沐浴露的味道,也是徐曼身上的味道。

一股强烈的耻辱感袭来,我看着他,忍不住讽刺道,「你想和我谈什么?」

「谈你是个怎样的人渣吗?」

宋南津没有回答,而是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包棉签和碘酒。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