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他就娶了我后妈,他的初恋。

很快,我找到房子搬了进去,但在公司整理东西的时候,才发现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不见了。

应该是当时走得急,忘在宋南津家了。

我想了想,请了下午两个小时的假。

路上下起了大雨,我赶到他家的时候,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,狼狈不堪。

楼道里,两个工人大包小包地把一堆行李搬到敞开的门内。

徐曼就站在他们旁边,温柔地指挥着。

「这里面是我的护肤品,别摔碎了。」

宋南津刚好出来,看到我,微微一怔,声音含着笑意,

「媛媛,你终于肯来见我了。」

我还没开口,徐曼就走了过来,一脸坦荡地解释,

「你别误会,我遇到一点麻烦,暂时没地方住。等找到房子我就搬出去,不会给你和南津添麻烦的。」

离得近了,我一眼就看见了她耳垂上那只耳坠。

款式很特别,中间镶嵌着一颗黑色珍珠,流转间,透出璀璨的孔雀绿光泽。

我生日的前几天,又正好赶上双十一,宋南津陪我在家看某宝直播。

导购员拿出一对黑珍珠耳坠,

「黑珍珠中,孔雀绿最特别,这对耳坠寓意着,送给最珍贵的人。」

当时我望着耳坠怔怔出神,看到价格后却犹豫了。

迎上一旁宋南津略带沉思的目光,我切掉了直播界面,

「我不喜欢黑珍珠,再看看吧。」

后来,我在抽屉里发现了那对耳坠。

最近因为疫情,宋南津的公司折损了好几个项目,我没想到,他还是给我买了那对耳坠。

心猛地一跳,我合上抽屉,假装没发现。

生日那天,我闭着眼睛许愿,耳垂突然贴上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。

「媛媛,生日快乐。」宋南津的声音带着点笑,沁着凉意的指尖擦过我的皮肤。

我红着脸去照镜子,却发现,只是一对普通的耳坠。

期待一点点冷却,但我始终没有怀疑他,以为他是想在结婚当天给我一个惊喜。

没想到,现在戴在了徐曼的耳垂上。

徐曼,才是他最珍贵的人。

我没有理她,看着宋南津冷冷说,「我来拿点东西。」

说完径直走进屋内,在玄关案台的抽屉里翻找文件。

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,水顺着衣角向下滴落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宋南津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文件袋,递到我手上,打量了我片刻,「淋雨了?」

话音刚落,徐曼用盘子端着一碗热汤,从厨房里走出来,笑脸盈盈的,

「这不是巧了。」

「刚才我去搬行李,突然下起了大雨,南津在家给我煮了姜汤。后来他还是放心不下,亲自开车过去接我,现在我用不到了,这碗姜汤刚好给你喝。」

说着,徐曼突然伸出手来拉我。

我下意识避开,脚一崴,手连忙撑在桌子上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