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那一刻我一身甲胄,想推门进去,却又发觉不敢。

我抹去她脸上的泪痕,明知不是为我而流,却还是要自欺欺人。

「北北,害你担心了。」

她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,颤抖着抱住我时,我将国玺放在她的手心,用只有我俩能听到的声音说。

「若我战死,你要用国玺自请独身,不要与我再有关系。」

幸得老天垂怜,这句话终于没有作真。

我终于回来了。

往后的很多时日里,她经常带着侍女,一身素服悄悄出宫,我问她去哪儿了。

她回我:「去拜祭阿姐、周子明、老将军,去看我爹爹,去看南北斋,去看如今的天下,是否如阿姐和周子明所愿。」

她还是同之前一样,整日里和妃嫔们闲话玩闹,对我也逐渐热络,偶尔会在养心殿,陪我处理公事,再送上一盏参汤。

能及如此,我已不贪心。

只是终于有一次,我握住她端上参汤的手,紧张又固执地问了一个俗气的问题。

「北北,你喜欢过我吗?」

明明是数九的寒天,冷风吹得雪在窗外洋洋洒洒,我却不安到焦躁。

她微微垂下眼,将参汤挪开,只说了一句话。

「皇上不该问这种话。」

我一时哑声,不知道说什么,居然像个愣头小子一样,固执地纠结道。

「究竟是喜欢还是不喜欢……」

她冲我笑,我却觉得像隔了千山万水,我与她挨得这样近,却感到有一扇透明的琉璃挡在我俩之间。

无论如何,我都打不破。

「我只是你的皇后。」

我想都没想,要着急地反驳她。

「可是我喜欢……」

她那样聪慧机灵的一个人,立刻抬起眼平平地注视我,打断了我的话。

「不重要,皇上以后也莫要再说这样的话。」

「我阿姐死了,她那间八宝嵌柜里的秘密,如今我也可以告诉你。」

顿了顿,她继续说道。

「即使她真的说自己放下了,可是段景,你该明白,无论如何,我从来不会碰我阿姐喜欢的东西。」

我看着她,这样近在咫尺的她,却悲哀地发觉,她的目光,从来没有为我停留。

我们成了最受人称道的一对帝后。

往后的岁月里,我和她实现了鬓发成霜、白首相伴的结局。

我就这样陪着她一天天老去。

于是年轻时劝自己知足、不要贪心的自我安慰,终于逐渐内化成了我的心态。

案牍劳形之间,一抬头就能看到她裹着毯子,窝在小榻上懒洋洋地打盹。

她的双鬓染白,已经不再年轻。

我看着她,却觉得没由来的知足。

这样静好的悠长岁月,真想一辈子珍藏。

番外——周子明篇

我是周子明。

就连我爹都说我最不服管教,但其实,我这一生,只做过一件最离经叛道的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