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臣正是。」

我看着她,有些颤抖地问道:「你就读的书院是哪?夫子是谁?」

她深吸一口气,不卑不亢地答道。

「臣就读于京城南北斋,授课的有两位夫子,名为谢南南和谢堪。」

我终于落下泪来,连声说道:「你被教得很好,他们若见到如今的你,一定会高兴。」

当然会高兴。

如今的段国,四海升平。

深夜的酒楼里,有妙龄女子穿着时新的衣裳高声吃酒,不必担心有醉汉会将其拖进深巷,用酒坛砸向她们的头骨。

越来越多的世家贵女,不再只读《女则》,她们读《诗经》,读《黄帝内经》,做自己想做的事,没有人会再对她们说:女子读书有什么用,最后还不要嫁人生娃。

母亲不再只做母亲,妻子也不再只做妻子。

她们都行走在阳光下,与男子朗声谈笑,追逐着自己未出阁时爱做的事儿。

如此大道昭昭,我爹爹和阿姐怎会不高兴。

段国如此,男女都活在阳光下,才不枉吾辈毕生竭力守护。

这是我身为段国皇后所期盼的。

也是谢家周家满门忠烈的热忱所在。

更是每一个像我这样的段国子民,日日夜夜、朝思暮想的渴望。

番外——段景篇

我遇到谢北北的时候,她只有十二岁。

彼时我刚做皇帝不久,还不懂得大是大非,有次支开宫人,带着李公公出宫去京城玩。

京城真比宫里好玩多了,我当下就钻进最热闹的一处地方,仔细一看,原是设在街边的斗鸡小赌场。

我兴致勃勃地选了一只斗鸡。

那只白鸡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,小贩拍着肚皮跟我说:「我这只斗鸡可是常胜将军,脾气大得很,就没有它赢不了的赛!」

我被小贩说得热血沸腾,当下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周围聚了越来越多的人,大家纷纷将宝押在看好的斗鸡上。

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白鸡,它漫不经心地在赛场踱步,悠闲自得地看着眼前的黑鸡。

忽然人群熙熙攘攘,似乎有人被什么绊了一下,带动着成群的人前仰后合,一时竟险些将李公公急坏,生怕我被误伤到。

等众人反应过来时,没有人掉一个子儿,也没有人掉一根汗毛。

赛场里的两只斗鸡却不见了。

大家议论纷纷,折腾了好久,一会大喊怪事,一会又相互怀疑,质问对方赌品不好,居然玩赖。

我大感无趣,悻悻而走。

路过一条小巷时,却闻到一股香味,仔细一看,一男一女两个小童,正一个人抱着一只鸡,啃得正香。

他们旁边,散落着一堆白色、黑色鸡毛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