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她的脖子上好大好长一道口子,里头的血就像淌不完一样。

她那样胆小的人,最后比谁都勇敢。

她看着我,又看看张昭仪,再看看梁美人和李婕妤,终于笑了笑,阖眼之前,她说道:「能遇到你们,我命真好,真有福气。」

我握着她的手,哭个不停。

昨夜她还与我一同吃桃花羹,一同说闺房秘事,如今就这样躺在这里,一点点没了生息。

以后还会有人记得,从前有个刘答应,喜欢花儿、爱吃荤腥、胆子极小,却又最后做了最英勇的事儿吗?

这世上的事,真比话本子上还要精彩。

刘答应尸骨未凉,凤仪宫里就涌进来了一些官员。

打首的人我认的,段国的丞相。

他带着一批官员,气势如虹:「逆贼涌入京城,皇上出征在外,天下不可一日无主,今日老臣就代行天道,为帝暂掌天下。」

我看着黑压压的官员,第一次觉得如此好笑。

有人冲锋在前,有人麻木不仁。

有人身居宫墙而不惧刀锋,有人官袍在身而不谋其事。

还没等我说话,就见一道熟悉的声音,顶了十足十的怒气,从殿外急匆匆传来。

「你等贼子,要趁国之危难,反了不成!」

我蓦然抬头,又惊又喜。

我爹!

他穿戴整齐,戴着官帽,怒气冲冲走进来,护在我身前。

我头一次见他如此震怒,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怒得脖子上青筋暴起,说起话来毫不含糊,振聋发聩。

「皇上挂帅亲征,周家满门忠烈,吾辈皆是忠骨,怎会出了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!」

江州司马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,向我爹装模做样地拱手道。

「礼部尚书大人,我们不过是各谋私利,你少管闲事!」

我冷笑一声,睥睨着他们,漠然开口。

「国不将国之时,也有尔等鼠辈敢谈私利!」

桃柏将国玺和凤印取出,递给我。

我将它们拿在手中,示与众人,朗声怒斥。

「国玺和凤印皆在本宫手中,见此二者如见皇上和本宫,帝后俱在,你要行的是什么天道,又是何居心!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