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周子明代父出兵,虽然他谋略胆识样样都好,也一度击退西蛮,但是西蛮一向狡诈,他恐怕也在西蛮手下吃了不少苦头。」

「段国尽管是小国,但是一国的压力,不能只交给周子明一人来抗。」

我突然有些想哭,却又不知为何而哭,为周子明吗?还是段景?抑或是段国子民的苦难?

话说出来的时候,才发现带了哭腔:「你说的都是真的?」

段景手里的烛台明灭不定,映出昏黄的光,他有些好笑地揉揉我的头。

「北北,自你我相识,我未有半句假话。」

7

周子明战死的那一天,段景正准备亲征支援。

桃柏告诉我周子明已死的消息时,我刚昏睡了个午觉。

近日总是不能安睡,思绪紊乱,好不容易逮住时候贪了个午觉。

梦里昏昏沉沉,又回到了我一生怀念的幼时。

一会窝在阿姐怀里,任她抚摸我的头发,给我弹好听的曲儿,一会又和周子明蹬蹬蹬偷跑出去,逮了人家的斗鸡炖了吃。

梦醒来,我坐在床榻上。

桃柏跪在下面,面色凝重,神情肃穆:「周小将军已战死沙场,西蛮夜袭,一把火点了我军的营帐,我军与之殊死搏斗,拼死不降,无一人生还。」

顿了顿,桃柏抬头看了看我的脸色,似乎斟酌用词:「周小将军以一敌百,杀了西蛮两个主将,周小将军……被砍了数刀,听说血都染红了西境的疆土。」

我看着桃柏,午睡刚醒的脑袋有些昏沉,我怔怔地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,却又好像听不到她的声音,一会像有蜂群在我耳边嗡鸣,一会又连自己呼吸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我的鼻子发酸,眼眶含着泪,整个人像是掉进了没底的沼泽,万念俱灰,开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哑了。

我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失态崩溃,我不管不顾地锤着床,竭力嘶喊道。

「那是周子明,那可是周子明啊!他怎么可能死……」

桃柏扑上来抱住我,我的下巴放在她的肩头,她一只手紧紧抱住我,一只手轻柔地抚摸我的脊背,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,喃喃道。

「二小姐,想哭便哭出来,其他人都被我支开了,桃柏陪着二小姐。」

我哭到上气不接下气,好半天了,还伏在桃柏肩头,一抽一抽地吸气,良久都缓不过来。

今天真是一个晴好的天儿,阳光从殿内那扇八角窗里透进来,照得内殿都暖洋洋的,而我却如入彻骨冰窖,浑身发冷发抖。

接着门被推开。

四周静悄悄的,来人独自逆光而入,太阳在他身后打着光晕,他整个人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。

段景一身甲胄,见我还倚靠在床榻上,就半跪在我面前,与我平视。

他皱起眉,伸出指尖来碰我的脸,抹掉还挂我在脸上的泪水。

「怎么哭了?可是担心我。」

我泪眼婆娑,怔怔地没有开口。

他似乎叹了口气,说道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