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他同我过了几招,木剑在我手里翻转,直直刺向他的胸口。

奇怪的是,他没有躲。

木剑抵在他的胸口,他低头看了一眼,只说了一句话。

「我输给了你。」

武场里都在振臂欢呼,高呼皇后好风范。

而我好像浑身都没了力气,扶着桃柏,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
我知道他是谁。

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是谁。

十几年的朝夕相处,别说戴着面具,他就算把自己变成个大姑娘我都认识。

我的拳脚都是跟他学的,不过只是些花拳绣腿,万万比不上他。

他并非对待武艺马虎散漫、避让强权的人。

可他居然让我赢了。

惊风飘白日,光景西驰流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。

我阿姐的南北斋越来越声势浩大,招收的学生越来越多。

我叫桃柏多拿些珠宝给阿姐,好用来做书院的资金。

就连临街茶楼的说书先生,都一边捻着胡子,一边摇着扇子,讲得摇头晃脑。

「京城有间书院,名儿叫南北斋,授学的是位女夫子,奇也,怪也。女夫子招学生,穷娃招,富娃也招,男娃娃招,女娃娃也招。」

有吃茶客拍桌,高声发表见解:「女娃读书有什么用!还不是要嫁人跟别家姓的。」

赶巧有下了学的小童蹦蹦跳跳经过,听了这话,驻足停住。

还没茶客一半高的小男孩,双手紧张又害怕地绞着衣袖,却目光炯炯地看着那位茶客,声音稚嫩又坚定。

「夫子说了,男学生、女学生都能认字读书、都能画画弹琴,做自己愿做的事儿!我们男学生,就应该尊重女学生,友好相处,不能有这种想法!」

登时茶楼掌声如雷,有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。

「就是奥就是奥,我的小孩就在那里读书呢。」

「我的小孩也是!夫子讲课仔细,我家小孩下了学就抱着书读。」

桃柏把这则消息传给我时,我正在研究段国地图。

西蛮的逼势愈发紧迫,接连有好几座城池被吞并。

我摸着地图上西蛮逼近的位置,忧心忡忡。

数月前,周老将军中了埋伏,他率领一队精兵,悍勇不降,最后死在了万千羽箭下,据说被人找到时,浑身已经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肉,却依旧双目圆睁,手里那杆随他出生入死的红缨枪,被握得死死不放。

周老将军虽然是武将,长得却慈眉善目,记得幼时,总是将我和周子明一左一右抗在双肩,乐呵呵地颠着玩。

彼时周子明还吓得大哭,手脚都不敢乱动:「爹爹,子明害怕,放我下来。」

于是周老将军笑得更加开心,还要故意再跳一跳、颠一颠,抓着我们俩在空中转个圈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