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多谢娘娘,肯圆我荒唐想法,让我与御膳房比赛。」

我刚想说什么,就见梁美人噌噌噌也跑到我身旁,拉着我的衣袖摇来摇去,小声央求。

「娘娘,娘娘,让我同司茶监比赛烹茶吧,我懂得的茶艺可多了。」

张昭仪见状,赶快三步并两步跑过来,摇得发髻上的步摇都晃晃悠悠。

「娘娘,好娘娘,让我去武场找几个武士比剑术吧!」

刘答应从这堆娘娘身后踮着脚尖,小心翼翼又努力地探出头。

「娘娘,臣妾想去司礼监,不去比赛,臣妾想去看看花儿,学学种养花卉的法儿。」

我有些愣神,看着她们一双双充满希冀的眼睛,开口问道。

「幼时在家中,你们都学过这些吗?」

梁美人瘪了瘪嘴,说道:「这是我偷学的。臣妾家中做茶马生意,但是父亲从不让我沾染这些,他说这是男子的基业,女子碰了便是脏了茶,我一靠近,他就打我板子。可是那些茶香真的好好闻啊,我每次都偷偷钻进储茶的库房。娘娘!那时候我闻着满屋的茶香,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。」

李婕妤垂头看着殿内还没撤下去的小灶台,喃喃道。

「我也不是自小就喜欢做饭的。我的嫡母为人嚣张跋扈,总是暗中克扣我和母亲的吃穿用度,母亲重病卧床之时,她故意叫人不许送饭,这能有什么法子呢?在艰难的处境里,女子也要为难女子的话,真是不知道如何活了。我就搜罗着院内的吃食,变着花样给母亲做东西吃,竟也练了好厨艺。」

张昭仪笑着看着我,说道:「我兄长自幼练武,一门心思保家卫国,我就跟着他学了几招花拳绣腿,在家中时,我还经常施展一下拳脚,进了深宫,一举一动都要合规矩,哪里还能舞刀弄剑呢?只怕如今的功夫,我兄长见了都要笑话我呢。」

我听着张昭仪的话,突然想到了一个人,一个像小狼一样的人。

「你兄长如今如何了?可参军了?」

张昭仪垂下眼睛,默默拨动手指上的碧玉戒指,好半天才回一句。

「死了。西蛮太过猖獗,我兄长死在了前线。兄长临行前给我写信,说他誓死守护段国寸疆寸土,若能死在战场,他甘之如饴。」

我的心好像被撞了一下,又好像空落落的,好久都说不出一句话。

半晌,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响在大殿。

「去吧,想去哪儿便去哪儿,找人比试也好,学学东西打发时间也好,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就好,有人问起,本宫一概承担。」

凤仪宫内沉默了片刻,转而被欢呼声淹没。

好几个娘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来,牢牢地抱住我,带着哭腔在我耳边说道。

「娘娘大恩。」

在被几位娘娘密不透风地抱住时,我突然明白了阿姐的苦心。

女子自生养落地开始,就是一场冒险。

纲常伦理、旧风陋俗,没有一刻不在蚕食着女子的成长过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