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他握住我的手,一字一句恳切地对我说:「我真喜欢你。」

我觉得他这人实在是不可理喻,都做到皇上了,怎么这样的情话张口就来。

我不自在地掰开他的手:「我早不是几句话就能哄骗的小姑娘了。」话刚落下,就觉得不太合身份,急急补上一句:「臣妾愿与陛下一起,守护段家天下,做天下表率。」

他闷闷笑开:「我娶你来不是为了这个。」

不是为了这个,是为了哪个?

娶个皇后除了给天下人摆出一副帝后和谐的样子,还能有别的作用吗?

自古世人都知,皇后是天下之母,但是谁要和天下之母一起花前月下啊?

莫不是要牵制我家?

可是我们谢家,代代忠良之辈,是再忠诚不过的,就拿我爹来说,饱读圣贤书,一辈子兢兢业业地守护段国。

任我苦想也没个头绪,正巧这时我肚子叫了。

咕。

咕噜咕噜。

咕噜咕噜咕噜。

噗。

殿里宫人脸上的神情十分精彩。

我尴尬无比,觉得脸都僵住了,只好一只手捂着肚子,一只手捂着屁股,窘迫地看着段景,默默腹诽:桃柏真是太不行了!说好了这药就是闹个肚子躲洞房,怎么还会让我这样丢人。

我连礼都不顾了,慌不迭地奔去解决个人问题。

桃柏一边拿着厕纸追我,一边把殿内的窗户都打开,好散去我刚排出的臭气。

后来的事我就记得不太分明,只模模糊糊记得段景点评我的一句话。

「朕的皇后真是……身带奇香。」

彷佛人天生就会对自己做过的丢人事选择性忘记,也是,如果不忘记,恐怕我一辈子在段景面前都要羞愧地抬不起头来。

新婚夜就这样在鸡飞狗跳里度过,第二天我累到直不起腰来。

不为其他,只因昨晚蹲坑太久了。

但是段景对我一日好过一日。

绫罗绸缎、奇香异宝,全都一股脑塞到凤仪宫。

我在背后偷偷交代桃柏:「拣几件顶好的给我阿姐送去。」

段景经常来看我,他摸着我的脸,眼睛里漾出潋滟的样子。

段国盛传,帝后情深,实乃大幸。

我不知道阿姐听到这话会如何想,就急急操书一封送去,说我不会抢阿姐的东西,请阿姐信我。

阿姐回了好长好长一封信,问我过得好不好,想不想家,在宫里要一切小心,她说她时常念着我。

最后在信的末尾,她说:北北吾妹,无须烦忧,只盼你万事都好,平安顺遂。

我看着那封信,觉得喉头都是紧紧的涩涩的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当晚我发了酒疯。

我随便抓起东西来就砸,一会拎着长长的裙裾,要手脚并用地爬到院落里那棵梧桐树上看月亮,一会又要从梧桐树上纵身而跃,上演一出落鸟归巢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