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本朝皇后必为谢家女。」

这话是京城最负盛名的慧能大师说的。

传言是他闭关三日勘探国运,出关后盯着宝兴寺北边方向,捻着佛珠,平淡又笃定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宝兴寺北边方向是谢家府。

谢家女有两个,我和长姐。

1

我从没想到,传言中那个沾着凤命的谢家女,会是我。

我的长姐是世家贵女中的贵女,而我是世家贵女里的混子。

摸鱼、爬树、捉鸟,我样样拿手。

每每我浑身是泥,鬼混回来到处跑时,阿姐总要轻轻惊呼一声,接着叫家仆拉着我去沐浴。

我现在还记得她那时的样子,她爱穿着一件水蓝色的衫子,就倚在庭院的回廊上,爬藤花高高伸展着,她就躲在花下,一边轻轻摇着一柄团扇,一边摁着灰扑扑的我,捏着一方丝帕给我擦汗。

京城里谁都知道,礼部尚书的小女儿谢北北,整日里不着调,最爱与周小将军厮混在一起。

而只有我知道,礼部尚书的长女谢南南,房中最内里,有一方百宝嵌柜,密密地上了三把锁,里头藏着幅当朝陛下的画像。

曾经我比任何人都笃信,阿姐是命中要做皇后的。

毕竟她那样好,家世、样貌、品行样样都挑不出毛病,又那样稳重自持,那样隐秘又热切地喜欢着皇上。

慧能大师的预言一字不差。

李公公来宣旨时,我拉着阿姐欢天喜地地跪在下面。

「咨尔礼部尚书谢堪之女谢北北,慧质名门,勤勉姝睿,率礼不越,应母仪于天下,着册封为皇后。」

话音未落,我就噌一下站了起来,劈手夺过李公公手里的圣旨,仔细勘对。

慧质名门,勤勉姝睿,率礼不越。

这怎么可能是我!

可是上面谢北北三个字写得分明,再出不了半点差错。

我捏着圣旨的手都有些抖,气得扬手扔进李公公怀里,李公公忙不迭地小心护住。

我转头看向阿姐,她的眼睛都没了光彩,木木然跪着,空空地看向前方。

我拉着阿姐站起来,扬声道:「皇后必为谢家女,竟不知皇上也会听信这样的胡话。」

爹爹急急瞪了我一眼,忙恭敬地接下李公公怀里的圣旨,好声好气地抓了一把金元宝打点。

听说李公公是苦着脸,摇着头,摸着拂尘回的宫,之后民间传闻,说是册封皇后的旨意一下,谢家二小姐就把府邸闹了个底朝天,连圣旨都扔了,宫里来传话的李大公公,回宫后忧心忡忡地对皇上说了句:「陛下何苦。」

民间传闻真假难辨,任我如何折腾,最终还是做了皇后。

锣鼓喧天,凤冠霞帔,十里红妆,京城难得有这样的喜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