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我替男友挡住了失控的卡车,变成了植物人。

三年后醒来,他却要和别人结婚了。

经受不住打击的我从高楼一跃而下。

再睁眼,我竟回到了车祸来临的前一秒。

这一次,我没有上前。

1

我在国外做了一年多的复健,终于可以自己吃饭,自己穿衣,不依靠任何辅助独立行走了。

这些对于平常人来说简单的小事,对于我来说,简直难如摘星。

连医生都说这是个医学奇迹。

毕竟那场车祸,曾让我陷入重度昏迷整整三年时间。

所有人都以为我不会醒了。

或者醒了,也会变得痴傻瘫痪。

可我不但醒了,还在这一年多的复健中,越来越好,甚至不久站,就能和常人无异。

为了这一天,我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以及无数次的精神崩溃。

这一天,我也已经等的太久了。

我终于可以收拾行李回国,准备给还不知道我已经醒来的江熠一个惊喜了。

可当我忍着长时间飞行的不适,偷偷回到江熠家里时。

里面竟然贴满了大大小小红色的喜字。

房子重新装了修,我亲手设计的直达房顶的猫爬架,被拆了,换成了粉色的柜子。

我的朋友们在吹气球。

我的同学们在挂拉花。

我的姑姑筛选出最圆润饱满的桂圆和花生,试着在红色的龙凤床上摆出「早生贵子」四个字。

我的男朋友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,精致的像橱窗里的假人模特。

墙上挂着一对新人的结婚照。

那个女孩,笑的好甜。

这时,一个端着热茶水的人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胳膊。

热水溅到我的身上,很快烫出一个红色的痕迹来。

那人惊呼一下。

这下全部人朝我们看过来。

眼神里有震惊、欣喜,更多的是尴尬和无措。

我姑姑手里的桂圆甚至没拿稳,咕噜噜的掉了一地。

所有欢声笑语,在那一刻戛然而止。

江熠瞳孔微缩,很快,脸色苍白起来。

他不确定的开口,声音很颤抖,「林薰?」

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表情来,不知该不该回应。

身体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,然后快速跑了出去。

槟城已经入了秋,外面冷风刺骨,道路两旁堆积了一些枯败的落叶。

踩在上面,叶脉碎裂,声音有点刺耳。

我因为后遗症的问题,跑的并不快,短短一段路,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。

很快,身后伸出一双胳膊来,紧紧箍住我的腰。

江熠把我圈在怀中,整个人都在颤抖,「你回来了。」

「林薰,我很想你。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