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怎么有人会那么自作多情啊,我早就跟他分手了,他用得着搞这些吗?

我握着笔,眼眶不可抑制地红了。

冷静啊陶宁,傅州是恋爱脑,你可不是。

这么多钱,不要白不要。

我拉回最后一丝理智,颤抖着握紧笔,把该签的字一个不落地都签完了。

出了律所,我开着车横冲直撞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找到傅州,然后狠狠揍他一顿。

「傅州,你给我开门!」

我用力拍打房门。

一分钟后,傅州睡眼蒙眬地站在我眼前,他胡乱套着一件米白色的卫衣,头发乱糟糟的,神情松懈,霸总的气质消失,又恢复成了那个温顺可爱,会喊我「姐姐」的小奶狗模样。

「陶宁,你怎么来了?」

看见我的一瞬间,傅州脸色立刻恢复清冷。

我一下就哭了,用力地推了他一下。

「你装什么啊!

「你脑子有病吧!」

17

傅州被我推得一个趔趄,伸手扶在墙上,不明所以地看着我。

「陶宁,你发什么疯?」

我嚎啕大哭,眼泪像泄了闸的洪水一样,把我自己都吓一跳。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为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,蠢透了。

我一边哭,一边还不忘伸手捶傅州。

「你才发疯!你个神经病,你死就去死啊,至于搞这一套吗?我缺你那点钱?我需要你和张怡演戏?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,难道你死了我会难过吗,你有什么了不起的,自作多情——」

傅州清冷的神色变了,他的眼眶一点一点发红,手足无措地过来抱住我。

「对不起,姐姐,对不起——是我不好,是我自作多情。」

他抱我抱得太紧,仿佛想把我嵌到他骨头里。

「原谅我,姐姐,能不能不要忘记我。」

我紧紧搂住他的腰,原本结实有力的腰细了一截,手感都变差了。

我伤心极了。

我喜欢傅州的腹肌,他也知道我喜欢,辛勤地健身保持身材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他不去健身房的日子屈指可数。

他会抱着我撒娇,把我的手摁在他腹肌上,让我摸他,笑得一脸痞气。

「我练得这么好,有没有什么奖励呢,姐姐?」

肌肉会消失,傅州也会消失。

他才在我生命中出现了三年,从他的二十二岁到二十五岁,像一朵艳丽的玫瑰花,在最美好的年华短暂地绽放了一下。

我不能接受。

我死死地抱住傅州,嗓音哽咽。

「傅州,别离开我——」

傅州浑身一僵,抱着我的手猛然收紧,他苦笑一声,推开了我。

18

傅州给我倒了一杯水,我们俩并肩坐在沙发边的地板上。

他小声给我解释,说家族里本来是有跟张怡联姻的计划,可他拒绝了。只是那天看到确诊报告,他才顺水推舟,让张怡陪他演戏。

他叹口气,搓了搓眉心,神色很疲惫的样子。

「我最近精力很差,已经没法正常去公司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