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啪!」

我拍了拍自己的脸,我不对劲。

跟傅州分手已经两个多月了,这期间我一直在忙,居然没时间去找男人。

我掏出手机,打电话给林涵珊。

「珊珊,陪我去酒吧。」

林涵珊唯唯诺诺的嗓音传来。

「什么,图书馆?哈哈哈,宁宁,半夜三更图书馆早就关门啦,早点睡觉吧。」

电话被无情地挂断,林涵珊这个死M,怕杨远怕成这样,没出息。

翻来覆去一整夜,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。

傅州淡淡地看我一眼。

「陶助理昨晚没休息好啊,不住别墅,睡不习惯了?」

我翻个白眼,捶了捶腰。

「昨天折腾一晚上,累死了。」

果然,傅州握着文件的手立刻收紧,指尖用力到发白,手背上青筋暴起。

我心中暗爽。

接下来的一天格外忙碌,傅州故意把我支使得团团转,终于熬到下班时间,我收拾东西准备要走,傅州却拿笔尖敲了敲桌子。

「等会先去趟我家,有份重要的合同今晚要再核对一遍。」

8

我以前去过傅州的家,也是普通的三室一厅,不过所有的房间全部打通,装成一间宽敞的主卧,装修得很大气。我们在那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没羞没臊的生活。

现在想想,他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当时家里的床品用具无一不精,和房子的价格根本都不匹配,全是破绽,可惜我毫无所觉。

「怎么,准备带我见识见识六七亩地的大别墅了?」

傅家当年豪掷四个亿,买下了华洲君庭的楼王,还上了A市的报纸。四个亿,足以把远洋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抽干了,人比人真是气死人。

傅州冷冷地看我一眼,没有说话,车子开了一路,两旁的景色越来越熟悉。

我万万没想到傅州还住在这儿。

沙发上一长溜抱枕都是我买的,茶几上放着的花瓶,插着我最熟悉的路易十四玫瑰。

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傅州从书柜上拿出一沓文件丢到桌上。

「干活。」

「周扒皮啊你,别忘了给我算加班费。」

眼睛盯文件盯得发酸,傅州站起身,递给我一个杯子,我看也没看,接过仰头喝了一口,这一入口才发现不对。

「干吗给我喝酒?」

「这酒你以前留在这的,不要我收走了。」

我忙搂紧杯子:「不行,我要喝。」

开玩笑,几万一瓶的红酒,我现在根本喝不起,不能错过了。

两个人喝了几杯酒,气氛开始变得不对劲。

傅州坐得离我很近,还时不时地凑过来跟我讨论合同。我眯着眼睛,盯着他的侧脸打量,英挺的五官,刀削般的轮廓,标准冷酷霸总的长相,我以前是不是瞎了,为什么会把他当成软乎乎的小奶狗?

9

我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,我和林涵珊在酒吧喝酒,林涵珊伸手捅了捅我的胳膊。

「宁宁,看你的八点钟方向,我注意他很久了,那个男人真是绝了啊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