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什么?你说没货?这怎么可能?」

他引来了很多目光,这才后知后觉走向阳台。

阳台上,他几乎歇斯底里。

一个一个的电话打给不同的厂长。

「张厂长,怎么回事?怎么就没货了?你搞什么?」

「什么?交不出货?怎么会交不出?」

「你不是答应我的吗?」

「你信不信我去告你?」

最后一个电话落下,沈洲看到了我。

我靠在门框上,淡笑着嘲笑他的愚蠢和自作自受。

「沈洲,你似乎遇到了麻烦。」

他皱眉看向我,大概是不太明白,为什么我现在和之前在地下车库的表现不一样了。

不过他现在可没有思考这个的时间,他绕开我,往楼上走去。

我知道,他是要去找金玲。

金家家底雄厚,只要金家肯施以援手,沈家还是败不了。

不过,他这一去,只能是于事无补。

金玲这小妮子我很了解,她比我更毒舌。

肯定会把沈洲气得不要不要的。

我找了个好位置坐下来,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沈洲失去一切时的狼狈表情了。

却不小心看到了坐在角落里,一脸悲戚,偷偷抹着眼泪的金夫人。

金叔叔站在距离她不远处的地方,背对着她喝酒。

背影看上去和现场的热闹,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。

我走过去,金夫人看到我,拍了拍她旁边的位置,我坐下后,她握着我的手。

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。

「秦妮,真的很谢谢你啊……」

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谢我。

「我家玲玲说,她五岁时去周家参加晚宴被一群小孩子欺负,是你帮了她。」

金玲五岁的时候,我大概八九岁了吧。

我隐约是记得有这么回事。

可我没把它当一回事,更没想到过那女孩是金玲。

我有点愧疚:「抱歉,我从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」

金夫人摇摇头:「你没有错,不需要道歉。事实上我很感谢你,这件事你觉得无关紧要很正常,可是你给了我家玲玲光啊,哪怕只是一束,对于她而言,也够了。」

金夫人又吸了吸鼻子:「我家玲玲说,她有一件最后想做的事。」

等等……

最后?

「最后是什么意思?」

金夫人低着头咬住自己的手背,无声痛哭。

我想到金玲的脸色,和前世一些她出国之后,我看到过的一些媒体八卦。

「金家独女出国是为了治病,但很快就离世了。」

当时我只觉得是假的。

现在……再联系到我和金玲初见时她身上的脆弱感……

我猛地站起身,想要上去找金玲。

正好看到沈洲阴沉着脸推着金玲来到了二楼的楼梯口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