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五十大寿那天,我签订了遗产继承协议。

把名下所有的财产,都给了独子。

第二天,我就被前夫从二楼推了下去,终生瘫痪。

面对调查,儿子站在了前夫这一边。

他以赡养之名,把我关在阁楼里,断了和外界的联系。

这时我才知道,前夫的歹毒,又何止私生女这一件事!

最后我死在了两年后的冬天。

再次睁眼,我回到了二十五年前。

我刚怀孕一个月。

距离婚期,还有十天。

这一世,我要送恶人们下地狱。

1

我刚确诊怀孕,沈洲就向我求婚了。

第二天,我俩一起登上了当地头条。

青梅竹马,豪门爱情,噱头不小。

好友的祝福超过99+。

不管真心还是假意,所有人都在恭喜我如愿以偿,夸我和沈洲青梅竹马,天生一对。

对此我只想说:qnmd。

沈洲是我竹马,我情窦初开时就开始暗恋他,见证了他的be初恋。

大学毕业那年我们正式在一起,看到他送我的红色玫瑰,我还以为自己终于守得晴开见月明。

结果人家只是看中了我秦家独女的身份。

暗地里,他把初恋林月当金丝雀养着,还生了个比我儿子大一岁的女儿。

直到十岁那年事情暴露,我果断选择了离婚。

为了儿子的抚养权,我倾尽大半家财,最后才发现自己养了个白眼狼。

五十大寿那天,我把名下所有财产都给了儿子。

第二天,我就被沈洲从二楼阳台推了下去,终生瘫痪。

我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报警,但唯一的目击证人,就是我儿子,却站在了沈洲这一边。

再加上他们清理了现场,事情最后不了了之。

出院后,儿子以赡养之名,把我关在了一间十平方米的阁楼里,拿了我的手机和电脑,断了我和外界的联系。

那是一段生不如死的生活。

我有洁癖,阁楼里连厕所都没有,照顾我的保姆每天来一次,有时候端来的饭菜还是馊的。

我坐在轮椅上,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裤子没有干过,我的皮肤也开始发烂发臭,各种臭味掺杂在一起,飘荡在房间里。

最恐怖的是夏天,苍蝇到处乱飞,还有的在我腐烂的伤口上产卵。

在这里,我连两年都没有熬过。

垂危那天,林月还站在我面前嘲讽我。

「秦妮你活该!」

「对了你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?可不是意外落水,你妈是我推下去的!谁让你妈太精明!」

而我儿子,以前放着我不管。

现在,倒会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。

在镜头面前跪在我的病床前,哭着让我挺住,说他舍不得我。

我死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