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可能他到死都不知道,是自己的皇后长了反骨想篡位。

李远朝堂上受了气,就想回后宫撒。

正好贺绵绵枕边风一吹,他这股子邪火就撒到了贺红叶头上,只可惜如今的贺贵妃背靠贺家,早不是当初模样。

「放肆!

「朕要把你打入冷宫!」

我去的时候正听到这句话。

贺红叶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,连眼神都没多给李远一个。

「冷宫就冷宫吧,臣妾不想搬,回头陛下把我宫门口的匾换下来吧。」

「你!」

「姐姐,你也太过跋扈了!」

贺绵绵贴心地给李远顺气,贺红叶笑吟吟地看着她,突然站起来给了她一个耳光:

「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这么跟我说话!」

贺红叶习武之人,手劲大得很,一巴掌下去,柔弱的绵绵的姑娘直接倒地不起,一张嘴落了两颗牙下来。

「绵绵,姐姐对你还不够好么?让你总是惦记姐姐的东西,我的地位我的家室,你都想要。」

贺红叶冷冷一笑:「你配么?」

「来人!」

李远怒火攻心,正要发作,一股火直冲天灵盖,当即嘴歪眼斜地倒地了。

「哎呀。」贺红叶的笑容盖都盖不住,「陛下中风啦!」

13

李远这次病倒,真是油尽灯枯了。

我把准备好的证据亮出来,直接把缺了两颗臼齿的绵绵姑娘抓了起来。

夜色昏暗,冷月如钩,我端着药碗坐在李远床边。

「陛下,陛下。」

李远睁开浑浊的眼睛,费劲地看着我:「贺宝林快死了。

「嗬嗬!」

他说不出话来,只能用眼睛看着我,口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。

天子又如何,到头来不都是如此。

「臣妾让贺贵妃去处置贺宝林了,想来她们亲姐妹,下手应当会很利落的。」

「毒,毒妇!」

我微微一笑:「您是说贺宝林么?」

「哎呀,这也是臣妾疏忽了,贺宝林竟然给您用了虎狼之药,如今您这身子伤了根本,太医说,这辈子您都不能起床了。」

李远瞪大双眼,想要说话却说不出,脸憋得通红。

门「吱呀」一响,是处理完贺绵绵的贺红叶回来了。

「死干净了。」

她嗔怪地看我一眼:「我就说直接动手算了,偏你搞得这么麻烦。」

「弑君可是死罪,咱们怎么能亲自做呢?」

李远虽然说不出话,却能听能看,此刻正惊疑不定地看着我俩。

贺红叶把擦手的帕子直接扔到了他脸上:「看什么看。

「没想到吧,我跟谢莞尔早就结盟了。」

李远气得直打挺,像一条离了水的大鲤子鱼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