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娘娘使用过多,如今,如今,恐怕是——」

「放肆!」

李远大怒,一脚把太医踢了个跟头。

一时怒火攻心,他也昏过去了。

哎呀呀,乱了乱了。

李远不省人事之际,我就是这个后宫最大的主人了。

我当即下令把那个欺世盗名的老道抓起来,命太医全力救治李远母子。

私底下,又给李远那破破烂烂的身子添了点堵,让他一时半会都起不来床了。

李远的病床前,我与贺红叶一边坐了一个。

「太后那边如何了?」

贺红叶勾勾唇:「估计就这几天了,陛下要是醒得快,还能赶上咽气。」

「日子过得可真快啊。」

我看了一眼贺红叶,烛火下她红唇如血。

「快么?我怎么还觉得有点慢了呢。」

李远还是有福气的,赶上了太后咽气。

老道跟前世结局一样,只等李远处置了。

经此一役,李远仅存的那点精气神也耗没了,卧床多日,都不得起身。

国不可一日无君,自然只能由皇长子监国。

皇长子年幼,皇帝重病不起,我做皇后的自然得帮着分忧解难。

我谋算了这么久,终于得到了机会,把手伸到朝堂上。

我爹来见我那日,我正坐在案后批阅奏折。

「娘娘,臣有一事不解?」

「父亲不必再问,你心中所思,既是我心中所想。」

我爹目露震惊:「娘娘当真要冒天下之大不韪?」

「什么叫对错?」

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爹:「父亲,等我坐到那把椅子上,就没有对错了。」

「皇长子日后成年,娘娘是顺理成章的太后,何苦走这条路呢?」

「爹爹,我幼时在家,祖父说论文章心思,当世儿郎也不如我。

「我为何非要替别人做嫁衣!」

「你是女子!女子岂能主政?」

我端详了我父亲很久,直到他忍不住错开目光,我才开口道:

「有何不可?」

「从无先例!」

「那就,自我之后吧。

「父亲,我是没有回头路了,你若是愿意就留在朝堂帮我,若不愿意,就递上辞呈,谢家的事情你就不必再过问了。」

我爹脸色灰败,后退了几步,惊疑不定地看着我。

「谢家,唯娘娘马首是瞻。」

12

李远养病这段时间,我日日带着奏折去他床前处理。

从刚开始的一事一问,再到后来大事知会,小事不问,慢慢地把手伸到朝堂中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