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贺绵绵吓傻了,委顿在地上抽抽搭搭地哭起来。

眼看着事情差不多了,我擦擦嘴,轮到本宫闪亮登场了!

「海棠既然认罪,想来贺宝林确实无辜。」

李远眉心一舒,我又接着道:「但是贺宝林,你房中的毒药又从何处来?」

贺绵绵一愣,磕绊道:「我,我——

「什么你我的,进宫这么久还不如何回话么?

「宫中一切皆有定式,你那剧毒之物从何而来?你虽还没来得及害人,私藏此物定是包藏祸心!」

「本宫是中宫之主,容不得你这样的毒妇在皇上身边!

「陛下,就依着太后的意思,将贺宝林打入冷宫吧。」

我对着李远使了个眼色,李远立刻明白我的意思,进冷宫还能出来,死了可就活不了了。

「皇后说的是!」

好说歹说,劝住了暴怒的太后。

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最后贺绵绵挨了好一顿打,横着进了冷宫。

李远那心疼的眼泪简直要溢出来了,哎呀,真是虐恋情深。

我猜李远此刻一定在想,自己羽翼丰满就把绵绵接出来,让整个后宫陪葬。

「陛下,稍后臣妾会派太医去冷宫,您放心,臣妾这边会安排好冷宫的事情,等到母后消气了,再去接贺宝林出来。」

李远拍了拍我的手,叹息道:「梓童,有你是我的福气。」

我心底冷冷一笑,你高兴得太早啦!

9

太后中毒,兹事体大。

贺红叶也因为管束不力被罚了三个月的月例。

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正中气十足地在庭中舞剑。

「剑法不错啊。」

「那是。」

她对着我扬眉一笑:「我在家的时候功夫最好,我爹说我要是男儿身,肯定能在沙场建功立业。」

她放下剑,扯过我的手帕擦了擦汗。

「你这手帕还挺香的。」

我笑笑:「你喜欢?明日我送你一些。」

「你日日来我这,就不怕皇帝知道了起疑心?」

「我姑姑是先皇后,祖母文帝长女,论宫中人脉,李远可不行。」

前世要不是我一心想着我儿子是中宫嫡长子,迟早是太子,也不会让李远一步一步把我逼到绝境。

「我那堂妹,真是愚不可及,败给这种蠢货,真是意难平。」

我冷笑:「我们哪里是败给了她贺绵绵,论心机论能力,贺绵绵给我提鞋都不配。」

我望着庭中郁郁葱葱的秋海棠,无奈地叹息一声:

「咱们都是败给了皇权。」

我目光冷肃:「我家兄弟,从小文章就不如我。祖父说我若是个男子,一定能带着谢家更进一层楼。

「可惜你我是女子,只能在深宫后院,埋没年华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