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贺绵绵如梦初醒:「对对对,没准是堂姐下了害我。」

李远拧眉,犹豫着没说话。

没说话就对了,本宫做事还能让你钻到空子?

我给太医使了个眼色,他又继续道:「陛下,这不可能。」

「这毒烈性,若是后来添加,贵妃恐怕早就遭遇不测,只能是缝制的时候把布浸了毒晾干才行。

「如此一来,剂量轻微,才能潜移默化地杀人于无形。」

贺红叶的眼泪说来就来:「绵绵,你怎能如此害我?」

李远此刻才反应过来,这是一出连环戏,在他激情地演绎下,绵绵姑娘已经走到了死胡同。

「我没有,陛下,李郎!」

李远面露不忍,犹疑着说:「这里面是不是还有误会,贺宝林素来柔弱——」

「陛下!」

贺红叶泪眼蒙眬地看着李远:「人证物证俱在,您为何?」

李远刚刚狠话都放了,此刻对着贺绵绵哀婉的目光,还有贺红叶的声泪质问,他是骑虎难下。

我看着贺绵绵,不怀好意地勾了勾唇:

「事关重大,可不能草草了事。」

李远鼓励地看着我,许是想到我跟贺红叶素来不和,开始期待我跟贺红叶立即展开一场大战,把她的心上人救出泥潭。

没想到吧陛下,你的皇后跟贵妃是一伙的!

「贺宝林年轻,怎么会想到这样的事情呢?兴许是受了旁人蒙蔽也不一定?

「谋害贵妃,私藏毒药是死罪,贺宝林你可要想清楚再说话,不然谁也保不住你。」

如果贺绵绵只是毒害贵妃,李远当然有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但是现在躺着的是太后,那就不能草草了事了。

贺绵绵惊疑不定地看着我,身侧的小丫头偷偷地扯了扯她的袖子,不知嘀咕了一句什么,贺绵绵眼神一亮,当即大声道:「是,是海棠做的!」

「什么?!」

「宝林?」

李远和海棠都被贺绵绵这一出给整蒙了,我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我就说吧,只要好好引导,蠢人能发挥极大的力量,绵绵姑娘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啊。

贺绵绵别过脸不敢看海棠:「海棠,海棠她对姐姐心存怨怼,才做了这种事。陛下,妾毫不知情啊。」

要不是时机不对,李远估计都要骂人了。

他铁青着一张脸,胸膛剧烈起伏,憋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。

哎,爱情让人盲目,李远这个眼光,我真是不敢恭维。

8

就在屋外一团糟的时候,太后醒了。

醒得好,太后那可是一位奇女子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