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我沉声道:「李远是真狠心啊。」

贺红叶神色晦暗:「既然重来一次,我是绝不肯再走老路的。」

她转过身,难得有几分郑重其事,像是下了极大地决心。

「谢莞尔,前世我拿你当最大的敌人,但我知道你心不在李远身上。

「这辈子,我贺红叶听你差遣,但前提是,你得让我报仇雪恨。

「前世我弟弟那一双腿,还有我未出世孩儿的命,我要让李远跟贺绵绵血债血偿。」

这话说的,就好像我跟李远没仇一样。

上辈子,李远逼着我儿子造反,趁机把我爹和兄长都杀了,我死的时候,我儿子被圈禁。

本来我落子无悔,愿赌服输,但我现在又重来一次,我岂能放过李远这个狗皇帝?

我跟贺红叶一拍即合,臭味相投,当即开始冒坏水。

「你那堂妹蠢得厉害,不如就先拿她开刀。」

贺红叶闻言莞尔一笑:「妾受皇上宠爱,如今堂妹这么不懂事给妾没脸,妾发点脾气也是应当。」

问弦歌知雅意,我看着贺红叶意味深长地道:「你可得悠着点,要是陛下先心疼了,就前功尽弃了。」

贺红叶嗤笑一声:「他敢么?」

「我爹驻守西北,南蛮虎视眈眈,如今正是多事之秋,他敢为了贺绵绵跟我呛声?」

那倒也是,李远这人吧,可能属乌龟王八的,特别能忍。

上辈子,他能忍到我家倒台,贺红叶弟弟断腿,才对我俩发难,这辈子他肯定更能忍了。

7

转眼过了三个月,贺红叶把宠妃做派贯彻到底,绵绵姑娘遭了好一场大罪。

小翠说,贺宝林有一日哭着跑到御前,还没来得及说话,贺贵妃就到了。

哎呀,有情人劳燕分飞,真是让人不忍直视。

我瞧着贺绵绵这几日差不多是忍到头了,请安时面色狰狞。

眼看着戏做得差不多了,我安排人去给贺绵绵吹了吹耳边风。

隔日,贺红叶就与我说:「真是蠢得我不忍直视,你交代的宫人不过诱哄了几句,她就真的托人买了毒药。」

我问她:「这药你是打算亲自喝?」

她点点头,道:「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。」

「你身子骨本就不好,何必以身犯险。」

我不赞同地看着她:「倒不如釜底抽薪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」

她不解道:「你别说得这么复杂,我读书少。」

我无奈地叹口气:「你服了毒药,没准李远还能替贺绵绵转圜一二,不如把这个毒,借着贺绵绵的手下到别人身上。

「要我说,太后她老人家,老当益壮,吃点毒药不在话下。」

贺红叶挑了挑眉:「你这点子好是好,但是贺绵绵怎么会去给太后下毒呢?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