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宫人提醒她道:「贺姑娘,你应该对陛下和娘娘行礼谢恩了。」

贺绵绵含着一包泪跪下,口齿不清地说:「谢陛下、娘娘赏赐。」

我摆摆手,道:「好了,皇上已经封你做六品宝林,日后你进了宫,可不要再犯这种错了。」

看着李远和贺绵绵隐晦又哀婉的对视,我忍不住在心底冷笑。

贺宝林,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。

5

贺绵绵以这种丢人现眼的方式进宫以后,她和李远应该都在懊恼,为何会在御花园情难自禁?

说来惭愧,这事吧,有一半是我干的。

自从贺绵绵入宫小住后,我就让人看着她。

她和李远爱得深沉,一见面就干柴烈火。

贺红叶知道后,表示要给他们的爱情添柴加火,就在他俩约会的花园假山上放了助兴的药。

他俩的爱情让我泪目,那药一点都没浪费。

后宫与前朝息息相关,贺绵绵如此行径入宫,挨了御史一顿好骂。

据小翠一手消息:御史大夫们已经杀红眼了,连贺贵妃的爹都被参了一本治家不严。

哎呀,文官口舌,凌厉如刀。

等大家骂得差不多了,我才给我爹递了消息,让他帮着李远说两句话。

我爹在装好人,这事我知道,李远知道,前朝的文武百官也知道。

但是大家也只能拧着鼻子认了。

你看,人有了权势,就是可以为所欲为。

比如,我自幼就清楚,我要嫁的人是太子,太子叫李远还是李近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一定是太子妃。

我和李远少年夫妻,各怀鬼胎,最后走不到一处,也是命运使然。

贺红叶作为李远名以上的宠妃,召妹妹入宫,结果妹妹搭上了皇帝,遭了好一顿嘲笑。

我就说做人要低调,贺贵妃就是平时排场太大,才有这么多人等着看她热闹。

还是本宫内秀。

因着贺绵绵伤在脸上,我让她好生静养,待能见人了再出门。

今日,贺贵妃终于带着她的亲堂妹来给本宫请安了。

后宫妃嫔对此期待已久,连痨病鬼转世一样三天两头生病的静妃都赶来了。

绵绵姑娘来的时候,后宫姐妹早已是望眼欲穿。

贺红叶行了礼,便来我下首坐下了,贺绵绵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,也跟着过去了。

「贺宝林,你这几日可有好好学宫规?」

贺绵绵懵懂地看着我没说话,海棠机警地替她回了话:

「回禀皇后娘娘,贺宝林这几日都在养伤,皇上说宫规可以等伤好后再学。」

我淡淡地看了一眼海棠,小翠当即过去给了她一个耳光:

「娘娘问贺宝林话,你一个奴婢多什么嘴?」

等小翠打完人,我才慢悠悠道:「小翠,本宫说了多少次,做事不要急躁。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