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「我那贴身女官怕我没死透,可是又按着我灌半杯酒呢。」

我一愣,我们这些后宫妃子,贴身女官都是自己人才对,以贺红叶的谨慎,断不可能放一个不安全的人在身边的。

「你的意思是——」

「她本就是皇上指给我的人。」

李远,你是真不是人啊。

「你我都死了,陛下的心上人可不就是一片坦途!」

「这是拿咱俩的命给人家铺路呢。」

贺红叶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桌子:「真是的,好一个深情皇帝俏娘子,都要把我感动哭了。」

我拿起手帕揉了揉眼角:「谁说不是呢。」

「我既然有这般机遇,这辈子我是不会让李远和我堂妹安生的,我做事,你可不要给我添堵。」

我:?

你这话,我没法接。

「谁闲得给你添堵!要不是你几次三番找我麻烦,我会理你?」

贺红叶美目圆睁,不分尊卑地伸手指着我的鼻子:

「我刚进宫那年跳舞摔倒,是不是你让人搞的!」

「胡说八道!」

这个锅,我不背!

「你们谁得宠我都是皇后,我管你跳舞跳六呢?」

她狐疑地看着我:「建安三年,我的孩子没了,也不是你?」

「这和我有什么关系,你怀孕那会我连你宫门口都不敢过!」

她茫然地靠在椅子上,半晌,才道:「可我一直以为是你呢。」

「对啊,这些都是海棠去查的,海棠的意思,不就是陛下的意思么。」

海棠就是贺红叶的贴身宫女。

她这么一说我也悟了。

李远,你前朝一堆破事不说,还要自己下场搅得后宫不得安宁,当皇帝的真都不是一般人啊。

虽说我跟贺红叶斗了那么久,私心里也是为了让李远安心,但谁能想到李远他没有矛盾创造矛盾也要上啊。

要不是时机不对,我都想给他说一句佩服。

4

我与贺红叶对了一番信息以后,发现这些年真是被李远忽悠得不轻。

那一刻,我甚至怀疑自己是蒙古小国出身,要不怎么能一辈子被他蒙在鼓里。

贺红叶下手那是一个稳准狠,三日后就把她堂妹叫进宫了。

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我的侍女小翠急急忙忙地跑进内殿。

「娘娘!出事了!」

「什么事啊?」

小翠喘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:

「贺贵妃和林嫔去御花园散步,在假山后面发现了,发现了——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