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回调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107章 回调

  五六个小时的车程,吃过午饭常湛就必须要往回赶。

  没人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,可能半个月,一个月,两个月……

  以前林书雁听别人说异地恋很难没什么感觉,他从来也不是黏人的那种人,相比于每天都厮混在一起,他更喜欢彼此给对方留些私人空间。

  可现在,这样的时间太多了。

  常湛每个月都有假,但不是每次都能回来,因为常山的监控,很多时候他不能离开本市太久。

  不怪林书雁胡思乱想,他们已经谈过一次恋爱,而结局并不美好,在那段感情里他们也足够坚定,足够喜欢彼此,但最后还是分开了。

  是的,他没有安全感。

  即使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常湛给他的爱,还有那些并不只是好听话的承诺,可有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去想最坏的结果。

  好在上班的时间足够忙,让他没太多空闲时间乱想,下班后如果常湛有时间会给他打电话,明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,却可以闲聊好久。

  有天他们聊起刚认识的那段日子,林书雁坦白道:“那时候我以为你只是想玩玩。”

  常湛也毫无隐瞒:“当时我也这么以为。”

  两个人都沉默了片刻,又一起笑了。

  常湛从回去之后,就向上级申请了回调。但以他现在的情况还不符合要求,而且这件事瞒不过常山,就一直卡在了审批环节。

  这件事他没跟林书雁说,不想让林书雁期待落空。

  大概是两个月后的某天,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,那天林书雁特别特别想常湛。

  当时常湛正跟着领导在稍近点的G市开会,林书雁用掉了自己攒了许久的假期,开车去见他。

  他是那样的主动又冲动,甚至下了高速才告诉常湛这回事,也许常湛根本抽不出时间见他,也许他们的这种私下见面是不被允许的,他是在白跑一趟。

  四个小时的车程不算很短,当车疾驰在高速公路上,林书雁的心情如同第一次上高速,有些紧张,有些兴奋,还有焦虑。

  当他到达时已经下午,他甚至没有提前定酒店,只想着吃个饭,吃不了饭哪怕见一面也好。

  视频里的人总归是看得见摸不着的,真实却又虚幻。

  思念从未前所未有的吞噬过他。

  常湛接到他的电话很意外:“开车来的?”

  “嗯。”林书雁的话筒里还有导航声。

  “我跟领导请个假。”常湛说,“定的哪个酒店,等下结束就过去,一个小时左右。”

  “你忙你的,我就是……”就是头脑发热。

  常湛抢过话:“想我了对吧?我知道。”

  难得林书雁没否认,还“嗯”了声:“……我还没定酒店,不知道你具体在哪个位置。”

  “国贸大厦这边。”常湛想了想,“我定就行,等会发个位置过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林书雁忽然意识到,“我的电话打得是不是有点不是时候?不会正在开会吧?”

  常湛笑了声:“没,上午就开完了,陪领导巡查呢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林书雁问,“下午请假没关系的吗?”

  “就是走一些程序,没我什么事,晚上的饭局去不去都无所谓。”

  林书雁这才放心一些,生怕耽误了常湛的工作。可他来都来了,总要见一面吧。

  人都是贪心的,来之前想着能见一面就好,现在又开始贪恋多一点的时间。

  挂了电话,林书雁按照常湛发过来的位置导航,市区拥堵,开了将近一个小时,等办完入住开车的后劲上来,才感觉到疲乏。

  简单冲了个澡,就那么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  其实等常湛过来没多久,不过林书雁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,以至于让他产生了睡了很久的错觉。

  敲门声响起,他去开门,被一个拥抱重重裹住。

  林书雁愣住,常湛抱得太紧了,他快要喘不上气,又不舍得推开。

  常湛反手关上门,对他说:“林医生,我也好想你啊。”

  “特别特别想。”

  他们带着满怀的思念和默契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酒店相拥。

  这次见面之后,常湛又抽时间回来了一次。除了见林书雁,他还去拜访了高伟呈。

  高伟呈对于他的突然造访有些意外,不过等常湛说明来意,他反倒不觉得意外。

  常湛果然是来找他当说客,去说服他那个固执又想不通道理的父亲常山。

  “上次给我徒弟介绍对象,难怪他不要。”高伟呈可没那么好心,就这样把徒弟便宜了他,“你自己看看我介绍的,哪点不比你强。”

  几年过去常湛已经敛了许多锐气和锋芒,低着头唯唯诺诺。

  他现在也已经不比过去吊儿郎当的样子,高伟呈看他多少顺眼了几分,可嘴上还是不愿意饶人:“他怎么就非你不可了呢。”

  常湛说:“老师,我也非他不可。”

  高伟呈说:“谁是你老师?我可没有你这号学生。”

  常湛变着法子讨他高兴,又是好酒又是一纸难求的字画,最重要的还是真诚。

  高伟呈看他那副非林书雁不可的模样,勉强答应他去试试。

  虽然嘴上嫌弃,但高伟呈是真把这件事放心上了,还排在相当重要的位置,逮到空就去敲打常山。

  常山见这几年常湛老老实实的,还以为他早断了那方面的念想,没想到到头来不仅没放弃,还找了救兵。

  高伟呈毕竟是上讲堂的,说理头头是道:“我徒弟多优秀,好歹是个外科医生,你家小子每天不务正业吊儿郎当,都不知道我徒弟怎么看上眼的。”

  常山也不甘示弱,“那是以前,现在我家小子可是前途无量。”

  高伟呈反驳:“还不是靠家里,没有你给他找关系,他算什么?”

  “你徒弟不也是靠你才进的和西?”常山说。

  “小林早就离职了,现在靠自己在仁德发展也很不错。”高伟呈说,“你问问自己,你儿子不如我徒弟?”

  常山“哼”了声没说话。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