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复燃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103章 复燃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常湛的出现是惊喜,也是意外。

  林书雁当然高兴,只是不知道刚才他和林宇的对话常湛听见没有,又听见了多少。

  常湛开口道:“请假回家一趟,正好顺路就过来了。”

  林书雁他不知道顺不顺路,但他记得自己没有告诉过常湛这里的地址,可能是问的苏定。

  刚才的失落仿佛被风吹走些许,没有什么能比见到喜欢的人更欢喜。林书雁脸上的愁云散开,问:“怎么过来的?”

  “开车。”常湛淡淡道,没多少表情。

  这和林书雁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他以为他们的见面会是欢喜的,按捺不住激动的。可事实却是如此平静,和其他分别许久的老情人偶遇没有区别。

  可明明他们是不一样的,他们之间还有感情,他们聊了那么多,每天分享着彼此的人生,关心着远在千里外的对方,会为彼此牵肠挂肚,甘心寸断。

  可怎么常湛见到他一点都看不出开心呢?

  林书雁见他满脸憔悴,暗自算了下两个城市之间的车程,至少要五六个小时。

  于是他小声道:“那挺累的吧,要不要……上去坐坐?”

  常湛没有点头,而是反问:“方便吗?”

  林书雁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:“我没来得及收拾,不过房间还算干净。”

  见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,常湛脸上的严肃就有点绷不住,这么几年,林书雁还是能让人感到意外可爱。

  他算完了。

  可能自己这辈子都要栽在这个人手里了。

  他们上电梯,林书雁按下楼层,插在风衣口袋里的手指暗自绞在一起。他的背影是那么孤冷,人却是那么紧张。

  如果说这次和过去有什么不同,那大概是,这次更心动的人是他吧。

  输入密码,开门,牛奶跑过来,看见林书雁身后的男人先是用力叫了几声,凶凶地冲上去。等真的冲上去,它好像又认出来了常湛,在他脚边绕了两圈后,安静了。

  除了房子变了,关系变了,其他和他们恋爱时没有变化。

  林书雁放下手中的东西,先去给牛奶喂食。常湛站在客厅里打量着房间,试图找出一点双人生活的痕迹。

  今天早上他是看见林书雁和郑岩一起走出小区的。

  昨天晚上结束任务后他第一时间跟上级请了假,只是想回来给林书雁一个惊喜。几乎是整夜没合眼地开了五个多小时的车,等真的来到林书雁面前,却看见他和别的男人说说笑笑。

  他怎么能不多想?

  可另一边,理智又在告诉他林书雁不是这种人。

  林书雁喂完牛奶,接了杯温水给常湛。解释道:“今天下班有点晚,等了很久吗?”

  常湛说没有,尽管事实是他从日出等到日落。

  他们之间好像忽然又变得疏远了,那些彼此关心、彼此牵挂的日子仿佛是幻觉,现在才是现实。

  气氛沉默得开始尴尬,彼此面对面互相折磨着。

  他们都想,不该这样,又都不知该打破这面玻璃。

  还是常湛先问:“你和那个医生……”

  林书雁不解地抬头,看着他。

  “是叫郑岩吧,你们……多久了?”

  林书雁彻底皱起了眉:“郑岩?”

  常湛也看着他。

  那一刻,林书雁忽然转不过弯了,呆愣地问:“和郑岩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今天早晨,我看见你们一起出来。”常湛也不再拐弯抹角。

  他必须要问清楚,就算是让他死,也要给个痛快。

  林书雁脑袋慢半拍,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,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,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  所以,常湛不高兴不是因为太累,而是误会他了。

  这回轮到了常湛皱眉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  林书雁直直看着他,眼里带着柔情和笑意:“傻子。”

  “?”

  林书雁解释:“郑岩昨天家里有事,在我这里借住了一宿,而且他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常湛还有点发蒙:“我以为……”

  “以为什么?”

  常湛没答,也笑了声,为自己的愚蠢。接着对林书雁说:“对不起。”

  林书雁敛回自己的笑意,认真地问:“我在你眼里是那样的人吗?”

  “不是。”常湛这次答的很快,没有半秒停顿,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害怕。”

  他真的害怕,再回首林书雁身边已经有了别人。

  也害怕自己没有能力,保护不了他;怕自己不够优秀,入不了林书雁的眼。

  原来喜欢,就是开始变得自卑。

  “是我误会了。”常湛庆幸这是一场闹剧,“所以,你身边现在没有人?”

  上次说好了,下次见面林书雁要给他一个答案,现在他来讨答案了。

  林书雁望着他,嘴角是笑意,眼底也是笑意。

  他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  常湛也没有躲开他的目光,两人对望着,空气在擦枪走火。

  不等常湛自己把答案说出来,林书雁上前,接过他手中温热的水杯,转身稳稳放在桌上,回身时吻了上去。

  他的吻出其不意,是热情的、汹涌的,只有短短几秒,然后变得柔情、含蓄,淡淡的,若即若离。

  就是这短短几秒,让常湛的大脑空白了。

  几秒之后,他才将抽离身体的灵魂唤回,配合着林书雁的动作,想把这个吻变得更深。

  林书雁却抽开舌头,轻轻向后躲开,又有意无意蹭着他的鼻尖,像依恋、缠绵,像蝴蝶轻点过花蕊,更像一场欲擒故纵的把戏。

  常湛觉得他不是在要自己的吻,而是在要自己的命。

  他将他抱住,好让他无法逃脱,就这样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吻他。常湛从没想过他会这么快得到一个吻,就算是夜行千里,仅仅是得到林书雁的一个眼神,他就很满足。

  明明林书雁是纵火犯,却是他自己先顶不住,被吻得面红耳赤,又被困在怀里逃脱不得。

  常湛难舍地与他分开,手还是揽在他的腰上。

  林书雁呼吸有些急促,轻笑着在他耳边又道了一遍:“傻子。”

  常湛一点都不反驳,只是紧紧抱着他。随便林书雁骂他什么,他都承认。何况他就是愚蠢,这样的误会也能闹出来,连他自己也想骂自己两句。

  就这么彼此温暖了一会儿,林书雁忽然反应过来:“你早上就来了?”

  “唔。”

  “不是说没等多久?”

  常湛还想掩饰:“是早上来的,后来又回家了一趟。”

  林书雁静静听着:“回过家你连胡子都没有刮?”

  常湛摸了摸下巴,确实扎手,脸上浮现出一丝被拆穿谎言的窘迫。

  “也没吃饭吧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