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相见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102章 相见

  这是林书雁第二次跟另一个人保持着频繁又密切的联系。巧的是,上次也是常湛。

  就像人可以不长教训,再次犯同一个错误那样,他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了两次。

  如今他成熟许多,对于恋爱这件事也有了经验,才逐渐回过味儿来,当初是怎么被常湛一步步哄到手的。

  他稀里糊涂的被追求,接受,恋爱,滚床单,再到分手,清醒又糊涂,走了个完整的循环才搞明白爱情这回事。

  可当他再次陷入恋爱里,又变得糊涂了。

  甚至上一次,他和常湛都没有经历太久的暧昧,以至于这次竟然觉得这样不清不楚的暧昧期难熬。

  常湛的消息每天如约而至,大事小事都与他分享。从他转院、拆线到复健,林书雁仿佛陪着他走过了全过程,

  不过他感觉得到,相比之前,常湛真的长大了许多。

  那些话语不再是油腔滑调、甜言蜜语,也不再吊儿郎当,撩人的话信手拈来,反而认认真真,连欢喜都克制得紧。

  他开始像个初恋的大男孩,担心自己嘴笨说了错话,可以把一行字的内容编辑好久,又怕让林书雁等久,顾忌着他的感受。

  像追求者,更像朋友。

  反而是林书雁,上班时间基本是没时间看手机的,有时候忙里偷闲回上一句,常湛便很体贴地等他空闲再发。

  两人就这么吊着对方,心痒难耐,但谁也不敢先去戳破这层关系。

  甜蜜酸楚对半平分,却又沉溺其中无法自拔。

  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,从常湛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之后,时间就没这么自由了,手机也不能时刻带在身边,经常只有晚上才有时间,有时出任务或演习,两三天才能看上一眼。

  林书雁就这样被他勾着一颗心,从早到晚,日日夜夜。

  他试图找其他事来转移注意,可效果不太好,心乱了生活仿佛也跟着乱了。

  好在工作不轻松,占据了大部分时间,让他免于胡思乱想,就这样竟也熬过了两三个月。

  以前常湛追他,像块狗皮膏药整日贴在他身边,他嫌烦都来不及。现在风水轮流,他想见常湛,却又见不到了。

  林书雁就沉溺在这样的情绪里沉浮、挣扎,熟不知常湛也是一样。距离加网络,将彼此困在一块小小的屏幕里,看不见又无法触及。

  这两天常湛有任务,任务本来就是保密的,林书雁不方便多问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,只提醒他要注意安全。

  常湛回了句好,又发了“遵命”的表情。

  之后的两天林书雁果然没有再收到他的消息,这天晚上却接到了来自郑岩的电话。

  从震区回来后,他和郑岩也恢复了联系,两人还吃了一顿饭,也是这时候他才知道郑岩前年领证办了婚礼,只不过他已不在和西,便没邀请他。

  郑岩那边听起来有点急:“书雁,你是自己住吧?方不方便让我过去借住一宿?”

  林书雁倒不介意,只是担心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郑岩仿佛一言难尽,不大方便说:“家事,不方便的话我找别的地方。”

  作为朋友,这点忙还是能帮的。林书雁便把自己的地址发给了他。

  临挂电话,郑岩很是难为情道:“那个……等会能不能再下楼帮我付下车费?”

  等他到了,林书雁看到他额角上还有点淤青,人也挺狼狈,脚上还穿着拖鞋,猜测他应该是和爱人吵架了,没准还动了手。

  别人的家事,他不方便多问,郑岩大概也觉得不光彩,缄口不言。

  “我睡沙发就行。”

  林书雁也没太客气,帮他拿了枕头和被子。

  半夜他听见郑岩在客厅打电话,声音很小,不过他睡得浅,隐约听到了几句,又听得不真切。

  等第二天醒,郑岩便一改昨天的颓废,整个人精神状态好了不少,人也容光焕发,看样子问题是解决了。

  林书雁借给他一身干净的衣服,想到他经济窘困,又转给他几百救急。

  “等会你直接去单位?”

  “嗯。”郑岩道,“谢了,钱我回头转你。”

  林书雁也要去单位,正好顺路。两人一起下了楼,郑岩兴冲冲地跟他讲自己和爱人的事。

  “和好了?”

  郑岩:“夫妻哪有隔夜仇?床头吵架床尾和。”

  林书雁大清早被硬塞了一把粮,与郑岩说笑间和一辆黑色轿车擦身而过。

  郑岩说着:“走,我请你吃个早餐。”

  林书雁压根没注意:“我看还是我请你吧。”

  “一顿早饭我还是请得起的,感谢你昨晚的收留,要不我真没地方去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