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严重性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第100章 严重性

  铿锵有力的心跳扰乱了林书雁呼吸,亏他还担心常湛的身体,现在看来根本没有问题。

  可他还是不敢离开,跟在医院里彻夜陪护的那些家属一样,生怕离开片刻就会发生意外,眼睛都不敢挪开半寸。

  常湛并不算完全脱离危险,他不能放松警惕。

  这是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人,既然抢回来了,就谁也别想再抢回去。

  在这方面,林书雁是这么固执。可换到感情上,他又是懦弱的,不敢握紧。

  常湛又何尝不是。

  这几年他过得如此煎熬,每一个日和夜仿佛都被拉长,他浑浑噩噩地过着,等着毫无盼头的明天。

  他有无数次想要去找林书雁的念头,在很多瞬间,深夜,黎明,每一个日落日出。

  他想了他们见面的场合、天气、对话,甚至空气的湿度,想林书雁会穿着什么样的衣服,衬衣或外套,见到他是欢喜还是惊讶。

  哪怕不见面,偷偷去看一眼他也好,远远的,保持着能够不被发现的距离。

  但最终这些只留在了他的脑海里。相比于见不到林书雁,他更害怕他是不是已经和别人在一起,会不会已经结婚生子,有着幸福美好的家庭,过回了遇到他之前的轨迹。

  时间足够改变太多了。

 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,常湛都在自我逃避。

  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去找林书雁,他怕自己会失控,会发疯,会做出伤害他的事。

  但他又不想放开,离开本来就只是权宜之计。

  常湛就这么在挣扎与痛苦中度过一天一天,长大变强。

  等有一天他回头,发现许多曾经以为重要的早已不再重要了,戒不掉的恶习也渐渐戒掉了,唯独只剩下了林书雁。

  “打麻醉之前,除了喊我名字,你是不是还跟我说了什么话?”常湛问。

  林书雁回忆片刻,当时他太紧张了,几乎到了胡言乱语的地步:“没有。”

  “真没有?”常湛不信,“我怎么好像听见了。”

  林书雁否认:“你听错了。”

  常湛就没有再拆穿他。当时他意识已经很模糊了,其实并不太确定是否林书雁真的跟他说了些什么,如今劫后余生,竟然有点想知道。

  不过林书雁不愿意说,他也不会勉强,比起现在,那些都不重要了。

  他们就这么呆着,外面天渐渐泛白,帐篷外有了走动的声音。

  药物里有镇静成分,常湛有些困意,却不肯闭眼休息。他反而心疼林书雁:“我自己没问题,你去休息吧。”

  林书雁熬了一天一夜,确实有些没精神,血丝通红,眼下乌青,状态肉眼可见的差。

  但他还是摇摇头。

  常湛心疼得厉害,费力地往旁边挪了挪,空出一点位置给他:“在这儿躺会?”

  林书雁看了眼那个位置,本来就是单人床,常湛个子又大,怎么想都不可能再挤得下一个成年人。

  何况,不太好。

  常湛见他犹豫,又往右边挪了一点,示意道:“嗯?”

  林书雁见他小半个身子都快掉下去了,有点想笑:“再挪你就摔下去了。”

  常湛也笑,但还是给他留着一半的位置。

  林书雁说:“摔下去自己负责,别想让我再救你。”

  常湛的表情明显僵了一下,而后笑得更深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