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 爱你也是天职(1 / 2)

加入书签

书页/目录

99 爱你也是天职

做完手术之后常湛并没有很快醒过来,林书雁一直在床边等着,仪器上各方面生命体征都很正常,按时间算麻醉也过了,可常湛还是没动静。

手术后的二十四小时是最难熬的,手术成功不代表着万事大吉,排异反应、感染、并发症,什么都有可能。

苏定来了好几次,他能做的不多,只能陪着林书雁聊聊天,话题大多都是跟他们在部队有关的,讲他们的考核,他们的实战演练。

从苏定的话里,林书雁渐渐填补了一点这三年里关于常湛的空白,常湛是真的变了很多。

快凌晨,林书雁见他困得直打盹还在硬撑,让他回去休息。他知道苏定和常湛一样,这几天的任务量太大,已经很久没好好休息了。

“林医生,还是我陪着湛儿吧,你肯定也累坏了。”苏定不肯。

林书雁不放心,把这件事交给谁他都不放心,只有他看着常湛醒过来,看着他一点点好起来,这颗心才能放稳。

他语气淡淡的:“我等他醒。”

苏定愣了下,傻呵呵地“噢”了声,就不好再赖着不走。

他打个哈欠:“那林医生,等天亮了我再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凌晨四点的山里一片寂静,万物都在安睡,黑暗和寒冷吞噬温暖,远处村子里的救援还在争分夺秒,值班的志愿者和护士相互聊天取暖。

日出前气温骤降,林书雁迟钝地感觉到了冷,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手术时那身,被汗水溻透了好几遍也浑然不觉,但他不想去换。

他一秒都不想离开。

帐篷里这盏灯很温暖,他坐在灯下,等着常湛醒来给他取暖。

人有时候很奇怪,明明可以靠自己获得的东西,当别人给过一次之后,就开始想要从别人那里获取,贪恋别人带来的希望。

在他给常湛拔掉点滴的时候,常湛的手指动了一下。

之后是眼皮,林书雁看见他缓缓睁开了眼。

常湛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会第一眼看见他,也不说话,就看着他,渐渐地,眼睛里笑意变得有些浓。

林书雁反而被他这个病人弄得不自在了,又气又担心地揶揄道:“还笑,命都差点没了。”

常湛声音很哑,说话有点费力:“这不是好好的?”

林书雁觉得自己就不该盼他醒,醒过来就跟自己顶嘴,害得他担心了这么久。

他去倒温水,拿吸管喂给他喝,常湛大概是真的渴了,一口气喝了整杯。

“别急,慢慢来。”林书雁问,“还要吗?”

常湛轻轻摇头。

他的嘴唇还是没太重血色,不过比起手术台上已经好多了,呼吸机已经下了,心率也算平稳。

温水润过嗓子,再开口就没那么干哑。他问林书雁:“几点了?”

“四点多。”

常湛动了动身子,想起来,又被林书雁按下去:“别乱动。”

“我没那么……”

他想说自己没那么娇弱,话才出口一半,就被林书雁一个眼神警告了,只好乖乖躺回去。

林书雁的状态不是很好,他始终很紧张,即使是现在常湛已经醒了,他也没能彻底放松下来。

从常湛受伤开始,他脑袋里那根弦始终紧绷着,双眼煎熬得布满血丝,脸上也没带笑,严肃得周围空气更冷了。

常湛显然也注意到了,他很少见林书雁这样严肃,问:“你一直在这儿陪着我?”

林书雁没承认,也没否认,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常湛抬手去摸他的脸,林书雁微微侧了下头,却没能完全躲开。他下巴上刚生长出来的胡茬贴着常湛的手掌,酥酥痒痒的。

“我做了个很长的梦。”常湛说,“也可能不是梦。”

“我梦见我掉在一个黑色的湖里,湖水很冷很深,我一直往前游,怎么也游不到头。”他刚醒,语速还很慢,“后来游不动了,我感觉身上越来越重,开始往下沉。”

“湖水拥着我,仿佛有一双手使劲把我往下拽,我开始没办法呼吸。”他讲的很细,忽然问,“你猜后来怎么了?”

林书雁听得极认真,比考试前的最后一节复习课还要认真:“怎么?”

常湛说:“我见到了阎王。”

林书雁的心一抖。

“他老人家就站在我面前,看了我半天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